•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450
    东莞
    聊天 送礼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7 内容:451

    我在上夜班发生的怪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现在时间:2020年5月31日23时47分;就在刚刚不久,我遇见了一件怪事。

      现在坐标:南京化工园区某化工厂分析室的一名分析员,目前正在上夜班;我先介绍一下目前的地理环境,我从手机上的指南针中看了一下,我们单位的位置面向正大门应该是西边稍微偏南,正大门对面往前走大约300米~400米的小路左手边有一处公墓「正大门」,这个公墓我忘记叫什么名字了,听说这处公墓已经存在很久了。而这个公墓背后以前有个小山,好像叫“桃花山”,当年公墓还小位置不多好多家人去世没地埋,都埋在了这座山上,也就是乱坟岗吧。也是10多年前这边拆迁开始建厂,小山开始推平了,才有偌大的化工园区。但是我也不知道小山上的坟是怎么处理的。对了印象中那个时候小山上还有个小寺庙!

      现在时间:00:08分

      在大约一个小时前,我有点困,和我轮班的还有4个人,都是女生他们有2个是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20岁左右的年纪。我们5人其中1个班长,我带着1个实习生分成了2个小组。这个时间段也没有什么任务和事情,我就想着去车上睡一会吧「基本上我都是开我爸爸的车上下班」,就这样我和另外的一组说好轮流休息然后就拿着一个对讲机带着我的小跟班向分析室外面走去,我一般喊她小沈,至于我们组长都不知道她跑哪去了。

      单位的停车场在进大门的右手边,从分析室走到停车场差不多2-3分钟吧。路上的风有点大,话说南京这两天风都好大也凉快,不像室内虽然开了空调但还是有点闷热,厂区的灯光属于那种暖色调昏暗昏暗的。停车场停着7辆车,分析室就我一个人开着车来,其余的都是外操那边员工的车子,我还一个个的跑到车子边看看有没有人睡在车里。确保没人了,我和小沈双双进入车里准备休息会,我躺在后座,她直接坐在了副驾驶。她有个毛病就是抽烟,上车后问我:“姐,你车上可以抽烟吗?”我爬起来随口一说:“我不知道啊。”我们愣了一下,后来我改口说:“最好不要抽烟,你要抽千万别让别人看见。”就这样,我刚准备躺下的时候目光就看见我脚方向的后座门窗上趴着一个人,我惊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小沈吓了一跳忙问我:怎么了?我说:“有个人在车门外,刚一直看着我!”说着,我和她在车里坐了几分钟就准备出来看看。

      车外什么人也没有,现在看起来停车场昏暗的光线有些瘆人。绕道后座门那里,小沈就问我:“是不是这个门啊?”我回答了一声,看了看,门把手的位置有个浅浅的手印,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小沈用手摸了摸发现颜色是灰色而且还带有颗粒物。说起来这个手印真的不起眼,本身车身就是灰色的,也亏是小沈看见的。这个时候她问我:“姐,你当时看见的时候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我说:“光线太暗了看不清楚,我一看见的时候就吓一跳我也没敢去看,就看见那个人趴在车窗上,但感觉好像是个老头。”

      说话的功夫,就见到了门卫徐大爷打着手电筒过来了,我们都喊他徐大爷,有的时候也喊徐老头。他走过来问我们:刚才是你们在叫吗?我说:“是的,我有个东西丢在车里的,想出来拿,然后看见一个人趴在我的车窗上,我吓了一跳。”徐大爷就说:“我听见叫声的时候我就出来看了,没见着你们啊。”那个时候我心想:在车里你怎么看得见。就这样徐大爷走了,一会小沈突然说:“门卫来的时候我们怎么没看见啊?他不是打着手电筒吗?”我心想:也是啊,我们怎么没看见他过来啊?

      就这样经过这个事情我们也睡不着了,拿着对讲机就回了分析室,路上风小了点。到了分析室发现班长也在,不过她们好像在聊着什么事情。另一组的老郑是跟我差不多同一批来到这个厂的,我们两的关系也很好,谈不上闺蜜吧,不过也是很玩得来,互相帮衬的那种,不是那种无话不说的。她看见我来了,就问我:“你们睡的那么死的啊,我用对讲机怎么喊你们也不回话!”她又继续说:“沈姐去上厕所的时候被吓到了。”我有点郁闷:“沈姐怎么了?”我们的班长也姓沈,年纪比我大10岁,和我们关系也很好很照顾我们。这个时候沈姐说:“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在隔间门外一直有人在走来走去,我喊了一声:谁啊?那个走路的声音就消失了,一开始我以为是你们,就喊你们名字,没人回我,我也没带对讲机吓得我都不敢出去,这个时候我的隔间门板突然被用力捶了一下,我吓得都叫了出来,好一会后我才敢回来。”

      我们听沈姐说的身临其境,然后我也把我刚才遇到的事情说了一下,大家都很吃惊!老郑说:“不会这么巧吧,你俩还同时遇见了?”这个时候,小沈说:“沈姐,你有没有发现灰色的东西或者颗粒物啊?”沈姐表示:那个时候吓成这样谁还有心情关注这些。

      厕所就在分析室门口对外的右斜对面,在停车场后面的左前方。现在想想厕所靠着停车场最近,那么沈姐尖叫的时候我们应该是能听见的,我尖叫的时候沈姐应该也能听见,还有老郑说从对讲机里面喊我很多次我和小沈都没听见,之后就是徐老头说从听见尖叫声那时就出来看了,我们也没见着他,事后沈姐也说没见到徐老头来过厕所问过,而且回想起来,我当时看见的人应该不是趴在车窗上,应该是佝偻着背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看着我。

      总之这件事我越想越恐怖,这篇文章是我和同事边聊边写的,现在时间:02:12分,小沈一直在旁边兴致浓烈,我们讨论那个人是不是徐老头?我和沈姐想了想说应该不是,沈老头不驼背也没那么老,而且沈老头走路很快,沈姐说在厕所听到的脚步声是那种慢步子声音像是那种千层底布鞋发出来的声音,而沈老头他穿的皮鞋啊。

      补上自己画的布局图:

      我在上夜班发生的怪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error: 内容被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