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441
    东莞
    聊天 送礼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7 内容:442

    碰到了邻居烧纸钱,之后我的梦开始变得奇怪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我住在上海市某个小区里,是个普通的上班族。

      普通的一天忙完了,我坐地铁回到小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进了小区,回到楼下,感觉楼道的灯光有点昏暗,没有以往明亮,但我没怎么在意,按下电梯键,进了电梯。

      电梯徐徐上升,停在了我所住的楼层,我走出电梯,准备往我的房间走去。刚走没几步,我发现这层楼的灯似乎坏了,无论是拍手还是跺脚,灯都不亮,与电梯里的明亮对比,楼道显得很黑暗。楼道的窗外透进的光线让我能勉强看清环境,于是我懒得跺脚了,或许声控灯坏了,剁脚也白费劲。

      我在黑黑的楼道中走着,没几步,路过了楼道的楼梯口,同时才留着到从楼梯口里传来一闪一闪的火光。我好奇地侧头往楼梯口看,看到两个老人,老人一男一女,在我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扭头正在看着我。他们身前立着一个膝盖高的铁皮桶,桶里正烧着什么东西,跳动的火光映得他们二人的脸一明一暗的,而他们二人正扭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紧紧盯着我,一动不动。

      楼道依然是黑漆漆的,只有这里的火光映照着楼梯,映照着楼梯口两个老人没有一丝表情的脸。我心里有点慌,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也忘了准备做什么,一动不动地跟他们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忽然发现,他们是有影子的。铁桶里燃烧着纸一样的东西,火光让他们墙上的影子显得有点狰狞。

      我放弃了跟他们目光接触,把视线移到铁桶里,心里估计了一下,应该不会引起火灾。于是我没说什么,默默往我的房间走去。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余光发现那两个老人仍然在看着我,他们的目光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仍然在面无表情地盯着我。

      我回到了房间,洗漱完,躺在床上想,难道今天是鬼节?但马上都定了这个想法。于是又想到,难道他们有什么亲人在这个日子去世的,所以才到楼梯口烧纸钱之类的东西?应该是了。但为什么那样盯着我看?是怕我投诉到物业?希望他们不知道我具体住在哪个房间,真不希望再看到他们那毫无表情的脸和目光。而我也没投诉到物业,一是体谅他们的心情,二是这里有监控的,物业应该会找他们谈话,或者说他们应该跟物业打过招呼了。

      接下来几天都很正常,我留意了一些情况,那天晚上碰到的两个老人,应该不是我住这层楼的,因为以前到现在都根本没看到过他们两个,平时只发现邻居有个老太太,没看到过有老男人邻居。但因为无事发生,加上可能他们是其他楼层的人来到我这层楼烧纸的,所以我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但在几天之后,我做梦开始不太对劲了。本来我以前时不时就会碰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但是在那次请了个先生帮我把一些东西送走之后,我就几乎没再做过任何梦,甚至都不会做梦了,睡得异常踏实。但在碰到邻居烧纸钱之后,我慢慢又开始经常做梦了,会做梦了,而且梦跟以前的不太一样了。

      以前做梦我会梦到一些鬼鬼怪怪,会梦到几个跟现实不一样的世界,也经常会梦到自己从床上飘起来,飘出房间,随心所欲地到处飘荡到处看,更有时梦到过自己飘出了地球,蜷缩在黑漆漆却有点点星光的茫茫宇宙之中。但碰到那次烧纸钱之后,我从先生帮我作了法事之后不再做梦,变成又会做梦了。

      我又可以梦到自己从床上飘起来,在梦里我听到了楼道有邻居的声音,于是我飘出房间想看看。但是,我刚飘出房间,就不会飞了,出了房门的瞬间,我就往下坠,穿透一层层的楼层水泥板,一直往下坠。我无法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控制自己飘上去,仿佛有一种力量消除了我随心所欲飘荡的能力,让我不断地往下坠落,一直坠落,我估计快坠落到一楼了,于是意念之中我赶紧让自己醒来。

      幸好,我在梦里快要坠落撞到一楼地面的时候,醒来了,醒来之后的我听到门外楼道里的女邻居还在叽叽喳喳聊天,但我懒得在意,于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很快,我又入睡了。入睡之后,梦中的我想飘起来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容易飘起来了,我左手仍然陷在身体里拔不出来。于是我挣扎了几秒钟,才把自己完全从自己的身体中“拔”出来,然后,我继续飘出房间。楼道里已经没有人在聊天,静悄悄的,但飘出房门的瞬间,我又开始坠落……又穿透层层水泥板,坠落过程中甚至看了一眼某个楼层的房间里有一家人在聊天,之后继续坠落,我无法再控制自己飘起来,只能不停地坠落。这次我没让自己醒来,直接坠落到一楼地面,穿透了一楼的地面,但仍然往下坠落。我穿透一楼地面之后,看到短短的土层,穿过土层之后,坠落之中我身处的环境慢慢开始变暗,然后变成一片黑暗。不知坠落了多深,我仿佛在黑暗隧道之中不停地坠落着,有种在黑暗之中永无止境地坠落的错觉,心里有点慌了,于是赶紧动了意念,让自己醒来。

      幸好,动了醒来的意念,或者说是回归身体的心念以后,我醒来了,但这次醒来的时间比上次醒来的时间用得多了一点。醒了一下之后我很快又入睡了,入睡之后,梦里我还是第一眼就看到房间的天花板,很熟悉了已经。于是我继续尝试从身上飘起来,但这次飘起来的难度又大了一些,不仅左手有点难飘起来,右手手掌,和左脚小腿以下也开始有点难飘起来了。我成功飘起来之后,仍不死心,继续尝试飘出房间。

      梦里的我做好了心理准备,打算只要我一飘出房间,就用最快的速度飘离这栋楼,用最快的速度飘得更远。我直接穿过了关闭着的房间门,刚到了楼道想要飘走,瞬间又开始坠落……

      如此反复了四五次,一次次醒来,一次次入睡,入睡之后一次比一次更难从身体里飘出来,飘出房门之后往下坠落得一次比一次更深。

      身处黑暗之中而且仍然不停地往更深的黑暗之中坠落,坠落得越深,我就越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在到了一定深度的黑暗之中,我感觉到有一股绝非善意的目光在盯着我,似乎我越往下坠落,那目光所属的存在就笑意越浓。

      最后一次醒来之后的,入睡之后的梦中,我更难飘起来了,大半个身子都飘不起来,挣扎了许久才能飘起来。而且,从动了醒来的意念或者回到身体的意念,但真正醒来,是有一点点时间差的,或者说是空白期。随着一次次的醒来、入睡、坠落得更深,这个空白期也一点点变长,才能醒来。

      而这次,我决定不顾后果地往下坠落,不再抗拒坠落,我想知道坠落到尽头,究竟是什么地方。于是我飘出了房门,开始坠落,穿透一层层水泥板,穿透了地面,穿过了土层,坠落到黑暗之中。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我继续坠落着,不知坠落了多久,我感觉到了那股不怀好意的目光,但我没理会它,继续不反抗地往更深的黑暗坠落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过了很久了,我感觉再坠落一段时间,可能就会到达这黑暗深渊的尽头。但这时我开始心慌了,而且随着坠落得越深,心慌的感觉越强烈。我强忍着越来越强烈的心慌,继续往下坠,因为仍然很想知道坠落到尽头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又坠落了一段时间,但这时心里的不安更强烈了,仿佛脑子里有另一个我的声音在急切地警告自己,一旦坠落到尽头,就无法再回去了,坠落到尽头的地方不像以往我梦里去的其他世界,如果我坠落到这黑暗的尽头,那我就真的不能回去了。

      赶紧醒来!赶紧醒来!赶紧回到自己身体里去!理智在不断告诉自己这些,加上越来越强的心慌,我放弃了坠落到尽头的想法,我开始想回到自己身体里,我开始反抗坠落的力量和一股从黑暗深渊之中传来的吸引力,我加大速度想往上飘,想逃离这股吸引力和坠落之力。这时我发现,我不能一个意念就让自己进入准备醒来的状态,于是我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逃离吸引力上。仿佛陷入沼泽一般,经过挣扎反抗之后,我终于逃离了那股从黑暗深渊尽头传来的吸力,于是意念之中我赶紧想着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很快的,我醒来了。醒来之后的我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天花板,我的体力还挺充足,但精神有点疲乏,但也算不上很累,只是感觉整个人很“空”,一股很空的感觉。我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决定起来,不敢再闭眼了,因为我怕入睡之后的坠落,会让我再也无法逃离,虽然就算入睡了,我也不再打算尝试飘出房门。

      ——

      ——

      ——

      这个故事到这里结束了,这是本人亲身经历,一切属实,无任何夸张成份。如果相信,就聊聊,如果不信,就当看了个小故事。相信的朋友想聊聊的话,我想聊一下哪位对黑暗深渊的尽头有什么想法,我依然很好奇如果坠落到黑暗的尽头,会到达什么地方。至于坠落过程中,那个黑暗之中不怀好意的目光,我也有点好奇是什么。至于烧纸那两个人,相比之下我已经不太好奇了,但有点好奇,是不是因为我碰到他们烧纸钱了,我才会重新开始做梦,梦才会变得这么奇怪。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error: 内容被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