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841
    东莞
    聊天 送礼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842

    重阳怪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重阳节不是国家法定节假日,但是在我家乡,重阳节比中秋节还隆重。而且这个隆重也仅限于我们那个镇,跟其他镇没啥关系。但是也吸引了很多人来。

      据说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明朝民族英雄李槐。在我家乡,除了春节,重阳节可以说是第二隆重的假日了。很多出去打工赚了钱的那些乡绅,都回来祭拜(春节不回,重阳回)。国家没有放假规定,但不妨碍我们镇上的学校领导自行放假。哈哈。就是重阳节当天下午可以不上课或者只上两节(一般加上补课是4节,6点半左右放学)。

      我们这种小屁孩老早就拉帮结派的约好了,先跟家人一起去祭拜。然后祭拜完家人就回家,我们就留下来玩。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无非就是有些人早恋,我们给TA们打掩护而已。然后就是走走停停。

      说一下祭拜的东西和过程吧,民族文化还是值得我们传承的。菜方面:①:一定要有一刀猪肉,猪肉要肥瘦相间,一刀的意思就是一刀切下去,长的,不大也不小(去买猪肉只要说我拜神用的,卖猪肉的就知道了。),②:要有一只白灼的公鸡,一定要公鸡,而且肾脏和肠子那些都要塞进鸡肚子里,不能少。③:一定要有一块豆腐干。豆腐干不是我们吃的零食那种,是我家乡特有的。④:一定要有一块上好的鱿鱼干。⑤:要有上好的腐竹。

      水果方面:苹果5个(平平安安),桔子5个(大吉大利),柚子1个(自由),糖果一盘(甜甜蜜蜜),饼干一盘(这个不知道)。在这些基础上可以加,比如有些人想要有钱,就会装一盘金币巧克力,有些人会装龙眼干,或者红枣之类的。什么意义就不知道了,但是基础的一定要有,可以加,不能减。数量要对,绝对不可以4个。

      一壶茶,一壶酒。然后就是香纸那些。

      然后就是怎么去的问题了。近的人就会跟挑着箩筐跟自己的邻居或者妯娌走路去。挑的人也有讲究,这个我不懂。

      普及完就开始说我的故事了。

      我那边其实不山,虽然一直号称是十大贫困县(我读书一直免学费,成绩好还有助学金)。但我那边真的不穷,别杠我,贫不贫苦国家划了标准,我没去争取,也没占领别人的名额,我就是占了个户口的光,有时候我还会让出去的。

      我读初二的那年重阳节,我跟我妈一起拜完“叔公太”之后,我妈就回家了,我就跟我朋友汇合一起玩。当晚放了很多烟花。我读书的时候还挺受欢迎,男女通吃。

      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总之我那晚觉得很不对劲。我一直想早点回家。所以我一直跟我朋友(4个,1男3女)说我妈要我早点回家。那个男性朋友说,等会他骑摩托带我回去会快点,所以让我多逗留一会。我不想扫兴,而且一年一节,平时因为读书还有我“那方面”的特殊,我妈不太愿意我外出。尤其晚上。所以我就被说服了留下了。

      晚一点的时候,大概8点多吧,放起了烟花。我就抬头看烟花,然后有人捂住了我耳朵,手很冷。我以为是那个男性朋友,而且那时候已经入秋了,天气凉了,就没回头去看或者多想什么。等烟花放完的时候,那双手就移开了我的耳朵。我就回头想跟那个男生说谢谢。

      我回头一看,他在我后面拿着棉花糖在吃,糊到满嘴都是,还问我吃不吃。我就跟他说:刚刚不是你帮我捂住耳朵吗?他:没有啊,我跟秀秀去买棉花糖了,看你看得入迷就没喊你,别说我自私哈,也给你买了,你自己不要。我:那你有没有看见谁帮我捂耳朵了?他:没人啊。你后面除了我们没人啊。我俩买完回来就一直站你后面,你后面就是我们。秀秀也附和他的话。于是我疑惑的看向另外女性朋友,她俩比我更疑惑的看着我。我一看她俩我就打消了疑惑,不是她们,因为她俩没我高。她们要捂我耳朵的话,得踮脚。

      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因为当晚人山人海,认错对象也不奇怪。所以我就没在提。看完烟花,同行的小伙伴就建议玩藏人游戏了(就是给那个男生制造机会,因为那个男生喜欢我)。分成2组,我跟那个男生一组,其他3个女生一组。一开始玩得挺好。后来因为晚了,人也渐渐少了,而且因为玩过几次之后,没藏过的地方太少了,就把游戏范围扩大了。

      轮到我和那个男生找的时候,因为太大了不好找,我就跟他说,分开找,别黏在一起(我一心一意玩游戏,完全不管她们所谓的制造机会)。那个我往哪找的方向不好说,反正我是自己找。路过几颗松柏树的时候,我隐约看见有个人躲在树后面的那种,我就偷笑的放慢脚步,准备从“他”后面过去抓顺便吓“他”一下。我眼睛一直没离开那棵树的视线。一直是隐约有人的。等我过去的时候,除了树就没其他东西了。我挫败的叹了一口气,揪了一把柏叶就离开了。

      等我走开的时候,我就继续向前走。两边一直有路灯。我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我。我一边向前走一边眼角余光拼命向后看。视线受阻,看不见什么,但那种有人尾随你的感觉太强烈了。我读初中的时候,那种面包车拉路边女孩上车的事经常发生。在神圣的“叔公太”面前,我丝毫不怀疑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只觉得我被“面包车党”盯上了。路边一个人都没碰到,又不敢走回头路,就是硬着头皮一直往前走。

      越走那种被尾随的感觉越强烈。甚至开始能听到我后边有脚步声,我其实已经快到奔溃边缘了。一直是拼命克制自己才没让自己尖叫或者奔跑。我妈教过我,如果被人尾随,一定不能跑,因为跑不过他们的,如果跑的话,他们就会知道自己暴露了,就会破瓶子破摔的追你。这种情况基本是跑没几步就会被逮到。最好就是假装不知道,走到有人的地方去。

      我很专心的在甩我身后的人。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一把拉住我。是那个男生,其他三个女生也在。我立刻回头看我后面,什么都没有。

      那个男生问我:怎么回事,你怎么全身都是汗啊,你去跑马拉松了?我:我后面有人追我。男生:没有啊,我们老远就看见你,我还跟你喊别找了,我找到她们了。但是你没听见。我们一起喊了好多遍,你都没听见。就只能过来了。过来喊你你都不搭理我们。我:我后面真的没人?男生:真的没人,不信你问她们。总不能我们串通好骗你吧?你今晚干嘛?撞鬼了?神神经经的。

      他那句撞鬼一下子让我更慌。我就跟他说,我要回家了。我头晕。(我们5个人。秀秀和另一个女生是最近的,她俩骑了一部摩托来)。秀秀车着那个女生先走了。我和另一个女生坐那个男生的摩托。我们在原地等他把摩托骑过来,等了一会他坐着摩托用脚蹬地过来的说打不起火(发动不了)。我白了他一眼,以为他还想搞什么一起走路回家的那种把戏。他也很无辜的当着我们的面打火,确认发动不了。我们三就走路回家了。

      抄小路回家。路边不止我们三个人。路过一片竹林的时候,我走在水泥路边边,被人推下了路边的稻田里。稻谷被我压倒一片。老实说,我一整晚都在担惊受怕,心情很不好,所以我立刻破口大骂:你两谁有病啊,推我干嘛。没人回应我,只是隐约有人喊我的名字。我一看,我在那片稻田的中心位置。

      我这完全不是被推下去啊,我这是自己跳进了稻田中心?因为不管是自己失足掉进去还是被推进去,都到不了中心位置啊,我就算站在路边跳我也跳不到那么远,路边稻田中心位大概3米吧。我体育考试跳远最好成绩才1.6米。我大喊说我在这里。路边的朋友立刻哈哈大笑说,你怎么在田中心啊。我没回答,只是很艰难的向路边走去(种过田的小伙伴知道我为啥要说艰难。田里真的很难走)

      我朋友在路边等着拉我上去。突然他们让我别回头看,让我走快点。我内心有个大概答案。却还是问了怎么了。他们说在我后面的稻田,好像有东西向我走来(因为稻谷快成熟了,差不多就是丰收的季节了,稻苗高加上果实,如果有跟稻苗差不多高的东西要在稻田走的话,要拨开稻苗,他们看见有个东西在拨开稻苗在向我靠近)

      期间他们一直让我快点,甚至女生已经紧张到破音了,可能就是他们的行为吸引了路边的其他大人。他们有的人打着手电筒照着我,有的人把摩托车车灯照着我。让我没那么害怕。等我到路边的时候。因为我的膝盖以下都在田泥里陷进去了,我爬不上路边,一方面是我用不上力,一方面是我不够高。要是平地的话我还能蹦一下借力爬上去,但现在我两只脚都在泥里被吸着,只能伸手让那些大人拉我上去。

      我上去之后我的两个鞋子都在泥里,我也没再下去挖。我上去后听见大人讨论说:真奇怪,她是怎么到田中心去的?

      我听见讨论就回头看,在长方形的一块稻田,中间“睡倒”了一片稻苗,是被我压的。“睡倒”的后面有一条拨开的稻苗路,估计就是我朋友喊的,有东西在拨开稻苗向我靠近。“睡倒”的前面也有一条拨开的稻苗路,那是我向路边走的路径。除了这两条拨开的稻苗了,其他稻苗都是直立立的,没有其他被拨开的迹象了。那么,如果说我在田中心是我自己走进去的话,那怎么没有走路的路径呢?我确定我真的被推了一下,我直勾勾跳崖似的掉下去,怎么就跳到田中心了,我跳远成绩都没那么棒。

      这种明显透露着诡异的事,农村里的人也不会在黑麻麻的晚上大肆讨论,基本就是表达一下疑惑就不会再多说,而我一直很狼狈,脸上和手上布满了稻谷叶子的划伤,发绳什么时候掉了,披头散发也不自知。在泥里的双脚也被各种东西(福寿螺之类)的划伤。上了岸之后我一直没有说话,我朋友也有很眼色的一直护着我。所以没人认出我来。

      那晚那件事之后就没再发生其他事情了。我回到家后按了门铃之后,我自己从外面拉住了门把手不让我妈开。只说我遇到点事,有可能跟着我。让我妈想办法(因为如果跟着我,我妈一开门,我就进门的话就等于是我同意了“他”进入我家),因为我家常备那种画了符的红色纸,只要折成三角形就是护身符了。我让我妈折3张,从门缝里塞出来给我。我们三一人一个。都装在口袋里了才让我妈开门。

      因为怕最后可能会连累其他两个朋友,我那两个朋友在我家留宿了一晚。进去后我妈也没多问,就是让我去洗澡,顺便做了一下我朋友的思想工作(大概怕我被当成怪物)。那晚和以后,我们三都没遇见什么事。所以应该走了。

      后来因为有些心理阴影和学业(住宿),工作(不是法假,没有假,特地请假没必要)的原因,那年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叔公太”。到现在,我已经有9年没过过这个节日了。

      纯分享,当故事看吧,谢谢大家!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