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1025
    东莞
    聊天 送礼

    暂没有数据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1026

    舅舅捡来的瓷菩萨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故事由自己身边发生,白描自述。

      那年我8岁,住在我外婆家,家里很穷,没钱建房子(因为和奶奶家那边关系决裂)我一家人都住在我外婆家。

      记得也是10月份了,十一节我3个舅舅和我父亲在外做木匠的,从厦门回来过节,和家里人聚聚。

      如往年一样,傍晚4点多到的家。晚上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一大家子人好不热闹。饭包食足,也到了各位舅舅吹嘘的环节,每人谈论着今年这做了多少平方,赚了多少钱。

      说的正起劲,二舅桌子一拍:“我这次可带了好东西回来。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东西?”

      二舅他就跑到自己房间去了,抱了两个瓷器菩萨。说着,怎么样,好看吧,都是新的。大咧的笑着。

      舅舅捡来的瓷菩萨

      第二天,二舅把菩萨摆在了供桌上,还在用香火拜了。

      我在旁边看着,就觉得奇奇怪怪的,心里发虚就跑了。和我外婆学了起话来,我外婆对这些东西都是知道点的,会些乡下的“手段”。

      外婆急忙的过去问我二舅,你那里来的瓷器菩萨?二舅笑呵呵说到他自己买来的,听他这样说也没在追究什么。

      可是一切都是因此而发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静,我们小孩子该玩玩改喝喝。第4天,家里的男人们就带着行李出去了,我还偷偷红了眼。

      大概下去了2天,我大舅就到电话回来了,说二舅迷迷糊糊的每天,晚上睡觉会说着些奇奇怪怪的梦话,讲我外婆令一下,是不是掉魂了,还是惹了脏东西。

      我大舅本来是不信这些东西的,总说是我外婆在哪里乱说,搞得邪乎。

      我爸和我3个舅舅是一起在工地住宿舍的,前一天几个人在外面吃了午饭回来,都喝了点,就随便上了一铺床上睡觉了,可谁知道他一躺就躺我二舅床上去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没躺两分钟就开始胸口闷了,听见一个声音喊着我二舅的名字“建文……”,当时就吓得醒了过来。

      可睡意敌过惧意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睡得很安稳。

      就当我大舅以为只是个梦的时候,我二舅那边说起来梦话了,呼吸大喘气。

      这时我大舅真的怕了,那不是梦啊,那是那个脏东西刚刚上错床了!本该二舅的床位但睡得是我大舅,躺枪了,所以一向清高的大舅会火急火燎的给我外婆打电话。

      我外婆像电视剧里那样掐了掐指头,面色不好的说到,你带他回来一趟。

      晚上3点多到的家(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家里的老木板门,开门是要把大锁打开再把铁栓拉开,门嘎嘎的响)。

      到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听到东西摔碎的声音,走出房门一看,原 来是供桌上那二舅拿回来的两尊瓷器菩萨砸掉了。

      一开始我蛮疑惑的,我家是信佛的(当然道家的公公也是信的,都是行善保佑人间的神仙菩萨)供桌上摆的是石灵殿李老真君和观音大士。一个小房间3面墙壁上挂满了锦旗。

      所以摔掉菩萨像让我很意外,知道出什么事了。我外婆指着我的二舅骂蠢,才知道那两个菩萨是我舅舅从地上捡回来的 ,而且在家那段时间就已经开始做怪梦了,梦见有个和黄狗一样的围绕着他转然后变成一个裸体的女人。。。

      中午时分,我外婆杀了只开叫的公鸡,将血涂抹在刀上,右手持刀,左手拿一块画了符的镜子,脚踏着七星步在我二舅房间转悠,一边念着咒。

      放门前摆着那碗鸡血,捣腾了大半小时才从房间里退出来。本以为应该都没事了,可事不敬人意,当天晚上二舅依然坐着梦,而且感觉到鬼压床,胸口闷的慌。

      众人知道这些小道法对这个脏物是没什么办法的了。

      便让我外婆上堂一次请李真君过来看看,没一会真君上堂了,说到这件事他帮不到什么忙。

      并不是说李真君不行,毕竟小偷要警察抓,矿要矿工开,神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舒服,逍遥自在,他和人一样 。

      多的不说,要是灵异的朋友们留言真的有很多人比较想了解神的一个比较真实大概,我就出一期,我自己所了解,所知道的。毕竟小楼主还是一位在校大学生时间其实并不富裕。

      --李真君说找观音大士来看看。便请退了。

      后来了解到观音大士去看过,让那脏物离开我二舅不然别怪他不客气,那脏物说到他不会离开的,她要和我二舅在一起。

      到后来事情都圆满结束了,二舅也吃到了苦头,脏物并不是观音大士收走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出手,后来是请广东佛(我家是这么称呼的)过来收走的。

      广东佛还在梦里教了我外婆一篇经文,听不懂,应该是梵语唱的,我微信里有一篇录音。

      其实对于这个脏物小陈有些推测,写与不写就看大家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