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975
    东莞
    聊天 送礼

    暂没有数据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976

    阿喜 · 木屋(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个一天刺激了我好几次的地方,一定要赶上最早的一班车回家去!我没着急叫醒小胖和阿喜,因为我昨晚动静太大吵得他们没休息好,这会儿他和阿喜一人在床的一侧睡得正熟,我只管先找自己的东西有没有落在这里。

      收拾完以后想着再去上个厕所吧,再给他多睡五分钟,到了卫生间我才看到自己尿脏的裤子还躺在水盆里没动。唉~湿漉漉的裤子又脏又难闻,没办法带回家去,我只好先把裤子洗了。忙活了约二十分钟,裤子已经晾了出去。回到卧室看两人正抱在一块睡得那个美啊,他俩并非情侣,我以小胖的相貌发誓。场面极其令人发指,刺激得我头晕眼花甚至有点羡慕。我索性退出来,自己坐在二楼的客厅里玩手机。

      阿喜的外婆从一楼上来,看到我以后笑嘻嘻地过来问我饿不饿,楼下有包子和昨晚剩的菜,可以下去吃,我站起来给外婆点了下头说谢谢,跟着外婆婆下楼。

      外婆问我:“小伙子,你昨晚咋个回事嘛,你咋个会喊嘞?”

      我想着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大白脸还是心有余悸,身上轻微发抖,我把昨晚看到鬼脸和听到鬼哭的事跟外婆说了,也把去紫花家看到的黑影和昨晚送紫花回去的事全说了,外婆也有点惊讶。她说:“娃崽耶,你不能对婆撒谎哦,这种事情没能乱讲你晓得不?”

      我狠狠地点点头说:“婆,我没有乱讲,都是真嘞!”

      阿婆听我这样说才意识到昨晚小紫花说的不是谎话,她走到右边的库房,库房里的冰柜上面有个座机电话,阿婆拿起电话和边上的一个小本子翻着,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我在吃东西,离着阿婆有点远,隐约听到阿婆叫一个人来家里。阿婆挂了电话过来给我说:“你去把他们叫起来,没要喏啊,起来吃莽啊。”(没要喏啊=不要睡了)

      我忙答应着起身上楼去,叫醒两人后一起把饭吃完,坐在二楼看电视。不一会来了一个男人,是紫花开烟酒店的伯伯,昨天下午还见过。那伯伯听阿婆说了几句话就走到我们身前,让我们把之前的事都老老实实告诉他,我们就很详细地把在那个木屋周边发生的事全部说给他听。他听完先是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那个姑娘是命苦噢,她妈没是病死嘞,是自己吃药捞死嘞,还把她崽一起捞死了。”(方言里 “捞死”就是“药死”。)

      紫花的妈妈有严重的智力缺陷,哥哥也有些痴痴傻傻的,只不过没有母亲病得那么严重,紫花的母亲曾误食过洗衣粉还有脚气药,都是被伯伯送去村卫生所催吐和简单洗胃给救过来的。上个月她母亲去村后面的坟地捡了些祭拜用的苹果和香蕉,这些水果有的会被老鼠啃食,有些人家就在坟包周围撒老鼠药,药包没用完也没有带走,紫花妈妈就连老鼠药一起捡回家里,那几天正好开学,紫花在伯伯家和哥哥一起做书皮用来包书,她家里啥都没有,就住在伯伯家,水果和药她没吃到,逃过一劫。

      我们听完紫花的伯伯说的话心里难受极了,这孩子实在是可怜,上个月我们军训期间,她也刚好开学,要不是发新书她也可能就被老鼠药给毒死了。小胖问伯伯:“叔,紫花家都没有人了为什么还要让她一个人住那边呢,不危险吗?”

      伯伯听了也无奈,说:“这个姑娘其实一直在我家住着的,我老婆对她不咋样,她小嘛经常会想妈妈,有点机会就往回跑,我平时住烟酒店里看店子,我老婆也不管这个姑娘只管儿子,所以我有时候也没办法一直盯着她,昨晚她一个人跑来我烟酒店敲门,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哦,唉。”紫花伯伯也哭了起来,我们也跟着掉眼泪。

      阿喜的外婆从门边走过来拍了下男人说:“要不你每个月拿百把块钱给我,我帮你照顾起这个娃崽来,多个人吃饭也香点嘛。”紫花伯伯听阿婆这样说当时就跪下了,我和小胖也在一旁哭得也没个人样,现场实在太感人。阿喜哭着走到外面去给她爸打了电话,大概意思是外婆说要照顾紫花,看表情应该是同意了。

      了解完所有情况以后,当天下午紫花的伯伯去找了村长和几个有威望的老人,大家牵着紫花来到她家的木屋前,由村长发话对屋子喊道:“你女儿已经有人给照顾了!她以后没会挨饿也没会有人欺负她!我们都会好好帮你照顾起她嘞!你就带起崽崽放心的去!听到没有!”

      这件事完了,当天晚上村里办起了酒,好吃的是一桌又一桌,本发誓要回家的我和小胖差点又撑到去见耶稣……这样的氛围实在和睦,村里人好像随时都可以聚在一起吃个席,紫花和阿喜妹妹一块喂着桌边的好几条大黄,我和小胖俩没点数,一直夹着米豆腐、辣子鸡、猪血,碗里全都是肉。撑得实在是离谱,都跑到酒席后面的围布外去吐……

      乡下这两天的经历让我多年难忘,遇到的事儿虽然辛酸离奇,不过总算有个好结果。这晚上我和小胖俩都睡得是死沉死沉的,睁眼天已大亮,我俩与阿喜和外婆告别后坐上了回市区的汽车。

      (这一篇没有任何灵异恐怖的元素,但是事儿总得有始有终,我也得把整件事说全喽,紫花从那以后就由村里和伯伯给钱供着,寄宿在阿喜家里。那个曾经学前班里的小女孩现在已经上高中啦,姑娘很优秀,还学会了跳舞,我们现在还有联系,她考得好我偶尔也会给她发两个小红包,她小时候比我们苦,愿她以后都健康快乐,疾苦不沾。)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