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1007
    东莞
    聊天 送礼

    暂没有数据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1008

    阿喜 · 隧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高中的假期没有作业,我们整日无所事事,可叛逆期的青少年总会在闲暇的时候找些和学习无关的事情做。正因为闲的没事找事,一群本来关系还可以的小伙伴们都走散了。

      我们自己有一个Q群,是几个关系还行的朋友组成的,他们也不排斥阿喜。因为暑假特别无聊,晚上又有点闷热,群里就有人说出去吃点东西,大家坐在一起吹吹牛吧,反正都不知道在家干啥。三十分钟后大家在某小区楼下的宵夜摊位前坐好了,大家点了吃的就款天阔地的谈起来。

      这群人里有个大个子叫李智,是小胖在外面参加街舞团认识的,我们和他相处不算久,这小伙自来熟,跟谁都能很快成为朋友。但他这人喜欢找刺激,也听说过阿喜的一些事,以前他就想叫大家一起去探险,那时还没放假,我们也就找个时间不充裕的理由给搪塞过去。这次他可算逮到机会了,对着一群人神采奕奕地说:“兄弟姊妹们,咱们过两天去桐州大桥耍耍怎么样,那桥底下的水潭又沁又亮(又凉快又清澈),我们去摸点鹅卵石回来。”

      我们一听就知道这货醉翁之意不在酒,有鹅卵石的小河很多,李智偏偏要去桐州大桥方向肯定是有别的想法。首先不说从市区过去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其次到那水潭的路非常不好走,谁会为玩个水费这么大力气?

      桐州大桥是一座高速公路桥,所在地方很偏,桥下不远有一座监狱,监狱东边是一条荒了不知道多久的废旧隧道,那隧道是当年为了修建桐州大桥开凿的,如果没有这条隧道,那些建筑材料就翻不了这座山。大桥落成以后,工程队不想再耗资把洞给填了,美其名曰给山里农民留一条下山的路才留下这么个荒废的隧道。这个荒洞再往前一段距离有几处水质还不错的野水潭子,要是不想饶远路,到这几个水潭去必须得穿过这个荒洞。

      听说那隧道可是挺恐怖的,以前监狱配备的医疗不行,而且那地方又偏僻资源也跟不上,很多犯人打架伤得严重了,或者得重病,基本上都没活下来,都埋在那隧道周边。大山里虽然有农民生活,偶尔会走过那条隧道去桥底下坐黑面包车进城,买点蔬菜的种子或是看看病什么的,但他们进隧道前手里都会燃着一把香,一边走一边向两旁散香。倒是没有听过啥闹鬼的事,可光想到那些事就已经很瘆人了。

      我和阿喜四人当即表示不去!我们那是正规被吓过的人,平时白天走个桥洞都恨不得打六支电筒,现在叫我们去钻个废了那么久的隧道是不可能的。

      除我们四个以外其他人都说要去,几人从状态上来分析可以说是非常视死如归,但他们无论怎样恳求与诱惑,我们四人就是坚持不去。没办法,李智看我们态度坚决,只好做出让步道:“行,那不钻隧道就不钻隧道,我们走别的路绕过去行了吧?那边以前挺好玩的,咱几个就去玩玩嘛!”

      想着都是朋友,而且李智又做了让步,我们一点都面子不给真不太好,只要不进隧道其他倒也没什么,勉强答应下来。

      隔了两天,李智一大早就给我们打电话,叫我们在各自楼下等着,他们打车过来接。李智一行人赶来后,我们又多打了一辆车一起朝着桐州大桥驶去。

      两个来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桐州大桥桥底,说好不钻洞的李智临时变了卦,说走隧道比较近,便带着自己那边几个朋友自顾自地往隧道方向走去,我和阿喜等人虽然很不愿意,但碍于朋友情面,也都跟上了。

      这边属实是人迹罕至,路上长满了杂草,又是夏天,小飞虫咬得难受,但因为有少数农户的缘故,这里勉强可以算是被踩出一条路。我们一路那是披荆斩棘,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受这个罪。

      走了二十来分钟,我们终于到达这个荒了的隧道入口前,这个隧道是半圆形的,宽和高都大概有三四米的样子,洞壁光滑,但是里面结构看不太清,除了太阳照进去得进去的地方能看到一些东西,再往里就有些模糊了,可里面的味道那是真的不咋好闻啊。

      看到这里的环境,在场的人除了李智以外都有点小抱怨,又没地方坐,风景也不咋地,除了这个又破又脏还带有臭味的大山洞以外,周边那是啥都没有,当时就有两人说要回去,这洞太脏了不想进去,我和阿喜四人心说你们这不是闲的?

      也难怪,以前小时候我跟父母和叔叔他们也来过这边玩过,那时还没修桥,这边有些原始的农家乐,会有人开车来钓鱼和过周末。可现在全都变样了,桥一架,很多农户的地被占,全部搬到其他地方去了,周边一些农民也受不了这个大桥上车来车往的声音也都搬走了,除了远处山上的十几个农户没搬走,这里简直是没有一点生气。

      那几人怨声四起,都怪李智说要来这,我心想你们这不是搞事吗,前两天可是各个都说要来的,现在什么盆子都往李智头上扣,但是碍于大家都还有点朋友关系,我们也都不好作声。

      李智被埋怨得有点生气了,突然对几人吼道:“码得什么都赖我!你们自己不也说要来的吗!”

      一行人见李智发作,也都不说话了,但看样子是极其不爽。正焦灼时刚好遇到一个农夫从隧道里走出来,那农夫瞧了我们一眼问道:“你们是啊点嘞,来点做哪样?”(你们是哪里的,来这干什么?)小胖回道:“叔,我们是市区来嘞,准备在这边玩哈。”那人突然笑了说:“这种鬼地方有哪样好玩嘞哟?”说完他背着筐就走了,李智见有人从洞里出来貌似有了点底气,直接打开手电筒迈着步子走进隧道里面去,跟他一块来的几个人却转身跟在农民身后往回走,看样是打算跟农夫一起坐黑面包车回去,我心说这就散伙了?

      见李智越走越远我便对阿喜他们说:“阿喜和小胖在这等着,我和骏哥去把李智叫回来,咱一起回去上网玩游戏算了,这边没啥意思。”几人点头同意。

      眼看着李智就快消失在视野里,我和骏哥忙追了进去。不全部进隧道原因是怕阿喜进来如果看到了啥,我们几人估计得吓瘫了,小胖陪着她在外面对谁都好。

      李智走得很快,已经不在我和骏哥的视野里了,我们只得加快脚步去追。还好,没两三分钟就看到他在前面吭哧吭哧地走着,我俩又跑又喊他才停下来。三个人停在隧道里三十米左右的地方。这隧道有点弧度,目前这个位置视野看不到小胖他们,我和骏哥劝李智回去,这里没啥好玩的,李智对我俩说:“回是肯定要回的,但是都进来了,咱们走走这个隧道看看呗,阿喜不进来就算了,姑娘胆子小点,你俩大男生不会也怕吧?”

      这话虽然有激我俩的意思,但确实也没说错,我们直接承认自己是怂了,尤其是跟阿喜经历那些怪事以后。在隧道外的时候我没觉得有啥,进来以后发现这里特别阴森,一个是里面很冷很暗,二个是隧道深处有一股比较淡的臭肉味,应该是什么动物死在里面了。

      李智见我们认怂,白了我俩一眼自己往里面走去。见这情况,骏哥表示就让他去好了,当时我也挺不舒服,这人什么态度啊?懒得管他,我跟骏哥转身跑回到小胖他们身旁叫他们一起回去算了,那个小子根本就不用管,随他去。小胖有点为难,因为李智是和他一个街舞团的,关系也都不错,如果丢他一个人在这自己回去,以后见面就有点尴尬了。

      听到小胖这样说,没办法大家还是决定进去找他。其实我心里挺颤的,如果没有阿喜在可能我不会那么慌张,主要是怕她会看到什么。不过怕归怕,四人还是打起手电进了隧道。

      我们并排走在隧道里,边走边向四周照明,生怕有蛇或者蜘蛛啥的生物,毕竟是夏天,山里的小动物还是挺活跃的。四人边走边看着四周,洞里有一些死老鼠在墙角,那些腐味应该就是这玩意散出来的。有些墙上还有蜡烛窝,蜡烛窝周边是水坑,看样子已经有人在隧道里简单做了一些照明设施,不过蜡烛很容易被吹倒,看样子水坑是为了怕引起山火造的,不得不佩服这些农民阿叔们还是想得蛮周到的。

      走了不到十五分钟,已经能看到隧道的出口了,前方一片光明,这样一看这个隧道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可怕,就像个很正常的火车洞,中间没有岔路,而且隧道也不算特别长,只是有点弧度。

      看到有亮光我们就没有啥害怕的了,只要出洞找到李智,哪怕他还想去水潭也行,至少这个隧道已经不再吓人了,我们都迈着轻快的小步伐走了出去。

      出了隧道以后路也宽了,还有一些人工铺的水泥,出口这边就比入口要高端一点了。这时我们听到李智的声音在喊:“小胖!阿喜!你们快来!”声音很正常但是又有点奇怪。但我们出来并没有看到李智,眼前一条路宽而长,一个人都没有,几人纳闷是不是李智故意逗我们呢,正在我们左顾右盼的时候,突然又响起李智的声音:“小胖,你们在哪里?”

      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奇怪的地方在这!李智的声音是从隧道里传出来的!他在我们后面!这下几人开始有些紧张了。

      怎么可能啊!我们一路过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况且李智一直在我们前面,光滑的隧道也没有岔路,不可能在路上没有看到他!我心跳突然加快,跑到隧道口对着里面喊:“李智!你在哪里?”隔了几分钟没有回声,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再走回去看看。

      与之前一样,我们又并排走了回去,这次大家更认真看着隧道的每一个地方,看看能不能藏人,莫不是李智躲在哪跟我们玩捉迷藏?光秃秃的墙壁最多能卡进去一些虫子,要说藏人就不可能了,不过这次我们看清墙边不光有些蜡烛窝,有的地方还有一些烧出来的粉末,应该是有人在这里面烧过香,看到这些不由得会想起电影里鬼怪的场面,令人浑身发颤。

      十几分钟后,我们顺利回到杂草丛生的隧道入口,可外面依然是空空荡荡,除了蝉鸣鸟叫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小胖颤巍巍地对外围喊道:“李智你个死崽!在哪里啊?我们出来了!”

      “我在这!你们在哪啊?”声音很远但是能确定是他的喊声,我们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还是隧道!他还在隧道里!这下真给我们惊出一身冷汗!

      我有点绷不住了,对洞里喊道:“李智没要玩了!快点出来!你不走我们走了啊!”

      阿喜拉了一下我的胳膊指着洞里拐弯的地方说:“你看!那有人!”

      我们顺着阿喜指的地方看去,是有半截像人一样的棕影磨磨唧唧地往里面摩着,就像蹭着半个身子在偷偷观察我们一样,小胖骂骂咧咧道:“吗的肯定就是那死崽。”他那位置距离洞口不是很远,但好像没有要出来的意思,我和小胖看他那畏畏缩缩的滑稽样,不由想笑。

      小胖对影子招手喊道:“死崽出来啊!我们回去上网!”李智还是一动不动,这货还要人请不成?反正他那距离洞口也就二十米的样子,我们三个男的直接跑进去想把他给拖出来,那影子见我们跑过来又把头缩了回去,我们是一边跑一边笑他那猥琐样,气氛还是蛮欢乐的,还有没多远就要到他那位置的时候,洞外的阿喜突然“啊”的大叫一声,那声音在隧道里简直能刺穿耳膜!

      我们仨男的直接被她这声给定住了!紧张回头问阿喜怎么了?阿喜蹲坐在地上指着我们三个说:“他……他他……那个东西在你们后面!”

      我们听到这话特么的差点跳起来!赶紧丢下电筒洞外跑!李智那边我们也不去了!关键时刻顾不上别人!几秒钟后我们就跑到了阿喜身旁,喘着粗气拉着阿喜往看不见这个隧道的地方走,我们四个人都在发抖!等大家平复了差不多十分钟才问阿喜看到了什么,阿喜说:“你们跑进去的时候我没看到什么,但就几秒钟后看到你们后面墙壁里走出来个人就站在中间!”

      听到阿喜这样说,我们几人又颤颤巍巍地远离了隧道几米,小胖不敢过去,就对着隧道所在的方向喊:“李智不要玩了!快点出来!这里不对劲!”

      接着十几分钟寂静无声,我们也有点怕李智出事,又小心翼翼的回到隧道入口。看着没有啥异常情况,骏哥说:“怎么办?要不要再进去找人去,不然在这干站着啥也做不了。”我犹豫再三,怕是真的害怕,但是李智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要是他遇到点什么问题肯定比我们还绝望。想到这里还是决定咬牙进去吧,手电筒还在前面地上亮着,怎么也得把带来的东西拿出来吧。

      我们四人做好准备,手牵手往洞里走去,我心里祈祷着阿喜不要再看到什么怪事了。刚还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忽然阿喜停住脚步,连带着我们几个都停了下来。三个男生十分紧张地看着她,阿喜眼神有些惊恐又有点疑惑,看着她这样谁都不敢再往前一步,骏哥小声问:“你又看到啥了?”我们看着她看的方向,除了有手电光和一片光秃秃的墙壁以外,其他啥都没有。

      阿喜说:“你们听!前面有打麻将的声音!”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除她以外我们都没听到啊,刚进来一段距离的我们又往后退了几步,一个荒洞里怎么可能有人打麻将?正想着事呢阿喜突然怪叫一声!扯着我们三个就往洞外跑!一边跑一边紧张地喊:“快点!那个小孩追出来了!”

      听到她这样说,我们仨男的顾不得去看别的,跟着她发疯了一样拼命往外奔!我感觉到阿喜说话的时候已经带着哭腔了,这次我们不止是跑到隧道口,而是一路直接跑回到桐州大桥桥底停黑车的地方,没有管李智,几人坐上车就走了。

      回到市区以后我们找了个米粉店坐下,大家问她是怎么回事,阿喜告诉我们:“进去隧道以后,我先是听到有人在打麻将,然后就见手电筒光束照着的地方窜出来个小影子,是一个没穿衣服且周身发白的小孩!分不清男女!小孩的黑眼睛一大一小地盯着我,然后朝着我们几个人跑了过来!所以我才拉你们一起跑出来的。”听到这里我们先是一阵发抖,背上全是冷汗!至于李智我们实在是顾不上了。

      最后李智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家,但是觉得我们不讲义气,这件事以后,我们的Q群就算是彻底解散了。

      阿喜 · 隧道

      (各位灵友,我记录的事件或多或少带有些连续性,可能单看一篇有些地方看不太明白,得和我以前的一些文章连着看,用阿喜作标题是因为每次遇到怪事都是她先看到的。她本人有些特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特殊体质,因为她说过小时候是看不到那些奇怪的事物的,只是突然有一天开始能看到了,这个情况也可能会消失,我们上大学以后,据她说看到这些东西的频率逐渐开始降低了,文中所有人的名字我都用的化名,至于桐州大桥和桐州监狱应该是可以百度到的。我本人不光喜欢记录自己遇到的灵异事件,还很喜欢收集,如果各位灵友有类似的亲身经历不妨私信给我留个沟通方式,我愿意倾听与记录。最后那句话依然不变,故事说完,不必较真,您有看法,我有回忆,谢各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