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982
    东莞
    聊天 送礼

    暂没有数据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983

    灵异事件:阴蛊的那些事(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这次的目的地是泸溪,这个地方位于湖南的西部,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东南部.听名字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我说两个和泸溪县有关的事情,大家就会有个概念,一个是给我们端午假期的屈原大文豪的流放地,也是沈从文解读上古悬棺之谜的笔耕地.这个小县城里面有一做山,叫做天桥山,天桥山是拥有佛道合一的文化圣地. 

          那次去泸溪,坐的还是汽车,我倒无所谓,由于前一晚上没睡好,上车就开始打瞌睡,这路赶得倒也舒服,师父就不一样了,年纪大了.身体自然就没有那么好,在加上他还有轻微的晕车,到了泸溪的时候,已经虚弱的不行,而且那个时候也已经快天黑了.我就找了一个酒店先和师父住下.然后师父给张师父打电话. 

          有的朋友可能以为湘西那边会比较神秘,其实不然,和大多数地方一样,那边的衣着服饰,建筑风格,饮食起居都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那边奇人异事是比较多,但是哪个地方都有,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而已. 

          张师父本来不在县城,但是听说师父已经到了,他开了一个面包车过来.顺便把周大哥也拉了过来.他们来的很快,距离打电话只有半个多小时,来人中除了他们师徒俩之外,还有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苗家姑娘.是周大哥的表妹,暂且叫她小柔.手指细长,手背发青,整体的肤色偏白,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 

          在他们来之前,师父就嘱咐我把这房间的墙和窗都用符纸封起来.等到他们进门之后,又在门上打了两道符,并且拉上了墨斗线. 

          周大哥进来的时候比较平静,目光呆滞,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眼睛是在看什么地方.互相问好之后师父看了看周大哥,又在身上摸了摸,然后说道:"嗯,确实被附身了.老张稍等会儿……"师父说完之后就开始在布包里面翻起来.片刻之后,他拿出了两根红绳,不断的在上面画着手咒. 

          也就在师父开始画手咒的时候,周大哥开始狂暴起来,本来坐在椅子上的他突然猛地一下站起身来,朝着师父的位置就扑了过去,这种情况也是在意料范围之内,所以我早就做好了他要扑过来的准备.就在他还没有接触到师父的时候,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这周大哥虽然没我高,由于被附了身,力气却惊人的大,我站在他前面弓着腰想要顶住他前脚的脚步,可是事与愿违,我没有推走他,反而被他推着往后走了几步.我真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阻拦他,可是还是一步一步的被他推着往后退.也就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刹那,小柔从自己的小背带里面拿出一个碗和一直银筷子,用我没有听过的节奏开始在周大哥的耳边敲打着. 

          奇怪的是本来力大如牛势不可挡小周在听到这碗筷的敲打声之后突然的停下了身体的动作,出了满脸的狰狞就看不到有任何力量从他的身体撞出.这下我轻松了,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 

          "这是啥玩意?这么厉害?"失去压力之后我开始好奇起来,开口问到. 

          那小柔不断的敲打着手中的碗筷,然后开始把小周往沙发上面引,并且抽空说了一个字:"蛊" 

          蛊?什么蛊这么厉害,能在人被附身了之后还能控制这身体在我还没来得及多想的时候,师父把红绳递了过来.说:"你去把他的手脚先绑上." 

          我走了过去,对着周大哥说,对不起了啊,兄弟,先委屈你一下.说完之后一边念安魂咒,一边开始绑了起来.周大哥在我刚拿着红绳过去的时候就有些激动,但是随着我的安魂咒清晰的念出,他安静了下来.那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我绑起来了. 

          绑好之后,师父示意小柔停下手中的动作.待小柔停下之后.周大哥的动作又开始大了起来,他不断的做出凶狠的样子,只是没有叫出声来,手和脚不断的踢着舞着.动作幅度特别大,如果这是在海底,说不定都被他游走了.即使是在沙发上,也被他挣扎了下来,躺在了地上. 

          "快按住他"师父说道,我和张师父还有小柔一拥而上,他们两个人压住了小周的手,我抱住了他那双脚.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那脚死死的按在地上. 

          师父摸出一个一截细细的红线,红线下面拴着一个钉子样的东西,那东西并不是平常的钉子,是冲墨斗盒上面用来固定线头的.这钉子是从一个木匠手里讨来的,他用了几十年,早就已经用做过无数次的定位,测量,和定点了.在找附身的鬼魂位置有着特别的好的作用. 

          师父把那钉子竖着自然下垂在小周平躺的身上方,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脚上有规律的踩着小罡步.过了一会,而是一声:"定",就把那钉子悬浮在小周的右脚大腿的位置.师父的手没抖,但是那钉子却抖的嗡嗡作响起来.声音很小,但是也足够让我们看型听声了. 

          师父摸了摸那钉子发声的那个位置说道:"终于找到你了".他说完之后,左手一张符咒猛的拍在了小周右脚大腿上面.然后放下手中的红线,从包里面抽出一根一尺多一点的柳树枝来.对着那张符咒的位置猛的就抽打了过去. 

          这里我要和大家说一下,一般被附身了的人,身上是有个硬块的,指不定在那个位置,那个硬块摸起来是没有什么感觉的,颜色青色发黑.大小不定,有的就花生那么大,有的有核桃那么大,因魂而异.也就是说,如果你最近老是感觉做什么都没精神,同时晚上还会经常做噩梦,甚至有的时候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昏昏沉沉的.那就你要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了.到处摸摸看,到底有没有这种硬块,如果有,就要找个人帮忙处理一下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七下柳树枝抽打发出来的声音,每一下都伴随着师父的一句四字口诀.一套下来之后,周大哥啊的大声叫了一声,随即就昏死了过去.紧接着红绳一段.房间的门边传来"嘭"的一声巨响.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只有师父处事不惊.摸出一把朱砂香灰走到门边就一把对着门撒了过去. 

          无声,那香灰留撒出之后,在门后面清晰的留下了一个人形的干净的地方,显然刚才那个灵神就在这个地方,灰洒出之后,有的自由落体掉在了地上,有的留在空中做着横向运动,师父大喝一声:想跑?又举起手中那短短的柳树枝,开始追寻着那停留在空中的香灰的轨迹抽打着.边打边念着咒,其实也不算咒,这种打魂的时候念的东西很随便.没有专门的咒语,只是凭自身的喜好来念,师父念的是:"作恶,附身,该打."他一直重复着三个词,他每一下都打严实了,但是却一点声音也没有.我们默默的站在房间中间,看着师父一直在追着那附身的灵神打. 

          过了分把钟左右,师父又一把香灰撒了出去,然后指着那香灰运动的轨迹,气喘吁吁的说:"你继续,这灵神不一般,估计要打一会儿."说完把手中的柳树枝丢给了我.

          我一把抓住那柳树枝,学着师父的样子,睁大了眼睛找到空中一层薄薄的香灰飞的位置.定好之后两步追了过去,就开始抽打起来,我也是边念边抽打,但是我念的和师父不一样.我念的只有两个字:"再跑,再跑,再跑."对于这种附身的灵神,我怜悯不起来,只想着先好好教训它一顿.反正这柳树枝头也打不散这灵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