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1292

    介绍几个胆大的熊孩子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熊孩子不打,上房揭瓦!尤其农村比较生产熊孩子。

      熊孩子不打,上房揭瓦!尤其农村比较生产熊孩子。

      第一个

      我小时候,我们镇里有两片坟地,远的一处在镇南三四里地的地方。还有一个在镇南边,跟镇子就一道之隔。

      远的那个,埋的都是我们镇里的当地人,离的近的那个,埋的都是外来户。

      我们镇里有很多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逃荒过来的山东人,他们去世之后就都埋在那个坟地。

      后来殡葬改革,说是为了节约土地,县里就让两个墓地集中起来,近的那个坟地就被取消了。

      一般有主或者有后人在的,就选日子起坟迁坟,绝大部分都迁走了,也有极个别的几个因为无儿无女,也没人管他们的坟。

      后来是镇里出面,帮他们迁的坟,但是外人干这种事,都不太走心,骨头捡的也不干净,那几年的时候,镇南边总能看到骨头碎块。

      合并那时候我都上小学了,而且我家邻居就是山东人,他家迁坟的时候我们还去看热闹了。

      这个事是我小学班主任的儿子,那时候也就五六岁。他家那时候住在我家老房子的后院,算是邻居吧。

      有一天晚上,我在家里写作业,就听后院打的霹雳啪嚓的,还有我们女班主任和她老公的嗷嗷怒吼,还有他儿子哭喊的声音。

      那哭的叫一个撕心裂肺,而且听动静,好像是混合双打。。。

      我妈在家听着就担心,怕把孩子打坏了,再说那么小的孩子,能惹什么大事,这么往死里打。

      我妈就跑去劝架,省的把孩子给打个好歹的。

      不一会儿我妈就回来了,后院的动静也没消停。

      我也是个好打听事的人,看我妈脸色不太好,就问咋的了,咋还打呢?

      结果我妈告诉我,后院那孩子白天去镇南边玩,捡了两块骨头回来,放锅里炖了。。。让他爸他妈补充营养。

      大家不要乐,当时的条件真的是那样,九十年代初期,我家和后院的条件差不多,都是父母双职工,但是也只能每星期吃一次肉,还不敢多买,只能是炒菜放几片借个味道。

      啃骨头啥的,想都不要想,当时东北农村的穷,超出你的想象。

      当时我也没觉得什么,没想那么多,只是知道人吃人不道德,至于什么不敬鬼神、不敬先人之类的,真的没那么多的想法。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挺恶心,这样的熊孩子打死都活该。

      第二个

      我们镇东边以前有个砖厂,就是挖土烧红砖的那种。

      砖厂挖土的大坑里有黏土,我们都经常去挖,拿回家搓成球,晾干了扔火堆里烧一下,然后打弹弓用,特别的结实。

      可是那个大坑非常深,得有七八米吧,夏天里面还有积水,砖厂打更的老头儿怕我们出事,每次看到都撵我们,不让我们下去。

      可是我家那边都是沙土地,黏土非常不好找,只能偷摸的去砖厂挖。

      有一年暑假,我们又去大坑里挖黏土,那次有三个人,我和我同学,还有我同学的弟弟,叫大民和小民。

      那天挖的时候,小民不知道怎么的就挖出来个人的头盖骨。

      我胆子小,也挺反感这些东西的,就说想回家。

      大民和小民却很兴奋,说是要报复一下打更老头儿,我就独自一个人回去了。

      这俩人硬是在砖厂的一口空窑里蹲到天黑,趁着老头儿去食堂吃饭的工夫,把头盖骨吊打更老头儿值班室的门框上。

      老头儿吃完饭回来差点吓个半死!结果这俩货为了看老头儿害怕的表情居然没走,一看到老头儿害怕,都乐出声来了,就这么被老头儿给抓了个现行。

      那时候全镇都没几个人用的起手机,砖厂值班室也没电话,只有厂长办公室有一部电话,而且大民家也安不起电话。

      老头儿也不顾砖厂了,蹬着车子就去大民家里告状。

      大民和小民屁颠屁颠的回家,稀里糊涂的就被一顿胖揍,差点没被打死!

      然后他俩就大病了一场,他们父母都带他们跑到省城去看病了,都开学一个多月才回来上课的。

      后来打更老头儿也报警了,头骨被送到市里去了,鉴定之后说不是现代人的头骨,可能是以前有人在这里埋过人,砖厂也组织人把坑里挖了一遍,但是没找到其他的骨头,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三个

      这个事是关于我们镇里一个假小子的。

      她比我大三岁,我们都叫她燕子,她胆子非常大,不是一般的大,用我们东北话来说就是有点虎。

      小时候都喜欢玩打仗的游戏,那时候买不起玩具,就用毛嗑杆,也就是向日葵的杆子自己做枪,然后分伙假装打仗。

      我们镇那边是平原,站房顶上一眼能看出去十几里,地面连个起伏都没有。

      我们都想学着电视里挖战壕,可是哪有那么多现成的土坑和掩体让我们用。

      最后还是燕子想出个好办法,去南边坟地,就是离我们比较远的那个,那边全都是坟包,趴在上面跟躲在战壕里差不多。

      除了我之外,所有孩子都很赞成,然后这帮人扔下我就去了。

      晚上的时候,燕子父母就来我家里,问燕子咋没回家,燕子的母亲跟我父亲是同事,而且平时我也总是按时回家,所以每次燕子不回家,她都先来我家问。

      我就说没跟他们一起玩儿,还说他们去坟圈子玩打仗了。

      燕子母亲又问了别的孩子,人家都回家了,就燕子没回来,而且他们都说玩一半就没见到燕子,以为燕子先回家了呢。

      这下她父母可急坏了,我和姐姐留在家里看家,我父母也去帮忙找。

      那时候,我们那边有拍花子的传闻,说是有老头老太太手里有迷药,看到小孩儿就往脑门上一拍,小孩就跟他们走了,当时全都特别害怕燕子被拍花子的领走。

      后来燕子被找到了,下午她玩累了,居然在坟地里睡着了,而且是躺在她姥爷的坟上睡的,因为过年的时候她跟父母来给姥爷烧过纸,还记得。

      那天晚上燕子就开始发高烧,还是我父亲帮忙跟邻居借的四轮车,把燕子送去县里医院。

      治了几天也没见好,又送到市里,住了一个星期才好过来。

      不过也留下后遗症了,肺子烧坏了,现在燕子都快四十了,别说干活了,走路快了都连呼哧带喘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灵异事件
    • 今日 0
    • 帖子 1292
    • 关注 68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