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1265

    非人研论坛往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大家好,我是列虚,道教正一派火居道士,目前主要在知乎活动,今天把故事分享在灵异网,希望大家喜欢。

      这是我在未入道前的一些经历,更新我会以知乎为主,如果喜欢可以移步,那里还有我的其他内容,譬如风俗禁忌,鬼神之说,宗教玄学。

      话不多说,故事开始。

      【一】无名

      2010年,我在3G门户网的非人研论坛混迹过,叫我过去的是好友,分区版主|莫城远|。当时我取了个ID叫灵异工作室,本身只是学生时代瞎闹,但后来发展成了一个不可控的恐怖经历。

      以下内容皆为真实经历,非人论坛当初鼎盛时几十万用户,应该会有人记得我说的这些。

      当初发帖时我还在上学,自幼混迹在各大宫观庙宇,沾染了各种“神棍”气息,见识也比一般灵异爱好者多些,正巧身边有一些信教的朋友,或者出家人也时不时给我讲一些荒诞的经历,所以我就没事了发一些内容上去。

      直到某天,好友“风神”提议我们组建个灵异工作室的QQ群,他当时有点黑客手段,会刷会员之类的,那时候建群要么一个太阳,要么得有会员,结果他刷了超级QQ,还有红毛会员,一下创建了十几个群。

      后来论坛里有很多朋友都加入了,管理层大概是:塔罗牌少女小墨、伊斯兰教徒风神、菜鸡灵异爱好者我、基督教徒穆萨、出马仙弟子阿寒、道士三河、警察叔叔阿K。

      其实一开始我们的乐趣就是下班了或者放学了,大家跟群员们商量,让各位自告奋勇探索当地的出名邪地,然后分享战报上来。

      下来我就挑几个记忆犹新的讲讲:

      1.主群无名事件

      当时主群满员200人的时候有天阿K说需要扩建,于是他叫我告诉风神,风神总是隐身找不到。那天晚上我就给风神留言说了这事。

      当晚我看到群变成了500人群,阿K还说可以把分群的人拉进来一起凑热闹。

      结果不多久进来个人叫无名,当时我习惯用S60系统上QQ,很多时候就只能看到人的名字,资料什么的都懒得戳,因为2G网真的很卡。无名进来以后大家都说叫他爆照,其实当初已经深夜了,没有几个人在线,结果无名真爆照了,是个长的比较帅的小哥(非主流年代的审美= =、)

      后来阿K就和他聊上了,我们群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进来得分享一个自己的小故事。无名说自己05年去北方出差,因为单位给的住宿费预算就几百,他要呆一个月,所以就租了个郊区的农村房子住,这样省下来的也就是默认归本人了。然后他进去看到房间的墙角有个电话线,当时可以拔号上网可能现在的朋友不了解,就是你拿电话线插网线接口就可以上网。于是他就想着自己先用,等回头给房东算话费钱。那时候他也就收发个邮件,用不了多少。

      有一天他没事干登QQ,碰到个女企鹅头像加自己,所以很高兴的同意了,后来他知道这个姑娘是他出差这个城市的本地人,就有点歪脑筋,想着约一约你懂得。

      大概过了一周吧,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生越来越有兴趣,两个人的话题也渐渐变得奇怪了。所以在他临走前的一天,他问女生可不可以见见面?

      结果女生忽然说:“我们已经见过了。”

      这话说的他一身冷汗,无名顿时回头,背后只有出租屋贴着毛玻璃纸的窗户,这个院子有很多租户,反正四邻都是人,他也不是特别怕,他当时想的是难不成这是他女朋友故意弄得小号搞他。

      “逗你的!”女生紧接着这么说。

      无名这就放心了,于是女生答应他可以见面,不过得明天晚上。听到明晚这个词,无名心里开始瞎想,女生说明天等他下班了给自己发地址,会过来找他,并且拒绝了无名去接她的打算……

      第二天他已经出差结束了,所以很早就下班,大概天刚刚黑的时候就回家了,准备告诉女生自己的住址。

      但是他刚准备发消息,忽然想到了仙人跳这个说法,又有点不敢了。

      结果这时候女生发来一个呲牙笑:“你怕了?”

      无名感觉自己的内心被女生看穿了,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女生又说:“我已经到了。”

      无名听的背后发凉:“你在逗我?”

      女生没有回复。

      然后他听到自己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他不敢去开门,虽然敲门声只持续了三下,他按下关机键,然后把自己闷在被子里不敢喘息,直到好久以后……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打开电脑,发现QQ已经没有那个女生的联系方式了,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疑神疑鬼错失了桃花运,也惊疑门外的敲门声是不是闹鬼。

      第二天一早他就要退房,在向老板说明网费的事情后,老板一脸诧异:“那根电话早就停机了啊。”然后当着他的面用力一扯,原来……那根线根本就是一根断掉的……

      其实当初无名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真吓到了好多人,但是我一点都不怕,因为06年我就在天涯看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故事。

      但第二天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无名不见了?没有退群通知,甚至消息记录都没,一直都是我们几个人自言自语。这件事说起来可能大家不相信,但的确是真的。后来风神说这可能是个黑客,在我们本地端形成了某种离线的记录吓唬我们,但阿K始终相信无名不是人。

      以上内容不是讲故事,你们可以去非人研贴吧问问他们,应该有一些人还记得。

      第二更我等会看看状态,感觉不错就继续写,这个事件的恐怖不在于某一个故事,而是当你们有朝一日看我更新完了才会明白。

      【二】阿寒

      小墨不是我在论坛认识的,当初我是在腾讯问问搜索一个塔罗内容时,看到她昵称叫岩埼灵异工作室助理小墨,感觉很有意思加上的。

      她这个人喜欢西方的神秘学,纠结会不会魔法我不清楚,作为目下的道弟子,我对西方还是一无所知。而阿寒是我在论坛认识的朋友,她是四川人,小墨是山东人,俩人按理说八竿子打不着,可是建群的时候莫名发现他们两个居然认识,并且阿寒是小墨的徒弟。

      在那个网民还是贬义词的时代,他们两个认识简直是火星撞地球的奇迹。

      我问过阿寒跟小墨学什么,她不告诉,直到多年后。

      大概2011年的时候,阿寒其实在群里一直潜水比较多,他自称并不会法术,只是喜欢玄学所以才想进来一起聊天。但是2011年下半年,她有天忽然告诉我,有人在追杀自己。

      虽然我们比较熟,但是这事我是不信的,咱们可是法治社会。

      阿寒告诉我,2010年初,有一天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是一条蟒蛇转世,在他搜索周公解梦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小墨,一番促谈后,小墨给他起了一个牌阵,告诉他这是真的,他身上有神鬼的能量。

      后来阿寒进群了,也跟着大家听了很多故事,其中不乏转世托梦之类的趣谈。所以阿寒也慢慢相信了这个件事。

      但真正诡异的就是在2011年中旬,有天他出门办事,路过一个小庙,本想进去看一看,结果忽然觉得头晕,就扶着头在一旁休息。这时候庙里有个类似游客的年轻人走过来,玩味的说:“我要杀了它。”

      不知为何,阿寒就是觉得,男子在说蟒蛇的事情。于是他没有搭话,那男子也没有继续纠缠。

      可是回到家后,他总是能想起那个男子的面容和口吻,接下来的几天,他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总是梦到这条大蛇,甚至大蛇盘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他也渐渐有了类似第六感的本领。

      他始终相信,自己的确是蟒蛇转世,而那个男子,一定是猎魔人之类的存在,想要杀死自己的前世……

      其实阿寒的事情就这么多,很多年前我都以为他是胡扯,直到我自己做了火居道士,见过了很多出马仙之类的东西,才把这一切串联了。

      那个蟒蛇不是阿寒的前世,它应该就是出马仙的常家(柳仙),而那个男子可能是法教或者年轻的同道,看到了他身上有出马痕迹,所以跑过来装逼……

      【三】树顶

      阿K的老乡爱立信,是个长途司机,跑长途的有些也会信一些鬼鬼神神,再不济也会挂个毛爷爷辟邪。

      之所以叫他爱立信,是因为他总是喜欢说自己用的是高端索尼爱立信专用版QQ ORZ

      爱立信小的时候胆子比较大,半夜都敢去楼道里和弟弟玩捉迷藏,但是自从他回了老家就不敢了。

      差不多他十岁的时候,弟弟六岁半,俩人暑假被送到奶奶家乡下呆着。

      城里孩子一到大山就会习惯性放飞自我,爱立信也是这毛病,掰着地里的黄瓜用袖子一擦就吃。他说老家的黄瓜比小孩胳膊都粗,不知道真的假的。

      事情发生在他回奶奶的第五天,他们平时白天疯,晚上很早就睡了,不巧那天奶奶的好朋友来家坐客,一听家里有小朋友就拉着东扯西扯,所以到了深夜才准备休息。

      渐渐地,奶奶躺在床上睡着了,小哥俩在另一张靠近窗口的床上闷着被子说悄悄话。夜里很静,只有螟虫相伴。

      可就在他们俩聊得正起兴时,忽然听到房顶有动静,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走动。

      “是花花?”弟弟好奇的问,家里有一只狸花猫叫花花。

      “不会,花花没这么重。”爱立信倒是一语断定。

      两个孩子在好奇心驱使下仔细闻听着房顶的声音,但是不听还好,越听越可怕,那像是一个人在走路……

      他们想叫醒奶奶,可是房间里三四米的间距,仿佛变成了无边沟壑,没有人敢下床,甚至连呼吸都压低了。

      “是鬼吗?”弟弟瞪大了眼睛,他没见过鬼,但感觉这是。

      爱立信叫他念阿弥陀佛,听老人常说念佛保平安,鬼不害善人。

      折腾到他们实在精疲力尽,这一夜总算过去了。第二天一醒来,他们就告诉了奶奶,结果奶奶瞪着眼说:“小孩子胡思乱想。”

      后来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声音,可是又会忽然某一天出现,他们害怕极了,一到黄昏就不敢出门,甚至白天也不敢跑到山里玩了。

      直到某一天,他们和邻居家小孩一起玩的时候,才从小孩口中得知了一个秘密:“侬噶屋头上立鬼!”那小孩告诉他们,有一次晚上看到他家屋顶有个黑漆漆的人影,那人影有时候还会出现在树梢,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大人都避之不谈。

      听了爱立信的这个故事,我们当初还是半信半疑,我真没见过这种东西,倒是听到过窗外有走路的声音,不过看到他们在屋顶徘徊,至今未曾一见。

      【四】手镯

      九十度冰山,群里公知的大美女。其实谁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这个名字总引得我们浮想联翩。

      冰山姐并不高冷,说话很温柔,那时候她好像十九岁吧。

      有天我们中午聊天,冰山忽然说,自己戴了许多年的手镯断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我们都宽慰她说没事,这时候有一位群友叫LOVE(非主流文字,我打不出来)

      他说自己也断过手镯,是一个在曼谷买的水晶镯,有寺庙开光的。

      扯一下题外话,东南亚信的是上座部佛经,僧侣还是有功力的。

      LOVE有一天睡醒,翻身的时候感觉被什么东西咯了,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手镯。

      当时导游告诉他,这个手镯如果不是碰撞断裂,就代表会发生不好的事。他本人比较信这个,所以上学的路上格外小心,大概过了一周小心翼翼的,也没见有什么事。

      那天他去游戏厅玩,碰到了表姐,俩人出去吃饭的时候,表姐说自己上周梦到了一个老头,缠着她要饭吃,她在梦里没有给老头,结果连着好几天梦到此人。

      最后表姐就给母亲形容了这事,母亲问了那个老头的容貌,才恍然大悟,这个人是她和LOVE母亲的干爹,当时家里穷,他们两个过继给一个没有儿女的干爹当女儿,但实际上并不是送出去,他们还和本家有关系。

      后来干爹干娘去世了,也是他们一直祭祀。

      这次正好赶上干爹去世十年的日子,但这个并不是常见风俗,她们都忘记烧纸钱了,所以干爹给表姐托梦,因为据说表姐从小身子虚弱。

      LOVE听了以后觉得,可能那天就是干爹找自己托梦,结果被手镯挡住了。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结束,下次继续写LOVE的故事。

      【五】邪见

      执法堂堂主君陌邪,是个可爱的小胖子。这个堂口是风神提议建立的,那时候他经常看《坏蛋》之类的小说,所以非要弄个执法堂。其实什么用都没,大家也不管事,只要不在群里聊违法乱纪的就行。

      君陌邪有个坏毛病,他在群里公开过,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也就说了,他喜欢自渎。

      当时群里女生少的时候,他是群内第一种子分享者,我们对日语还停留在“呀买碟”的时候,他已经会说很多奇奇怪怪的话了。

      按理说自渎并不是什么罪过,男生嘛没几个不这么做的。

      可偏偏他就摊上事了。

      起因是2011年末,君陌邪刚对着一位森SEI冲完,一脸满足的靠在电脑椅,然后贤者心态大发,删掉了手头所有资源。

      结果当晚他又起了火,就去网站继续找资源,后悔不迭。

      那天陌邪看的正起兴,忽然卧室门被敲了一下,他以为是爸妈,吓得立刻就萎了。

      打开门以后发现没有人,纳闷了一会儿也没多想,因为他旁边就是父母卧室,可能是听错了。

      后来他还在群里跟我们打了会儿屁,然后就睡觉了。

      晚上他梦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认识很多小姐姐,就是那种万花丛中过十分惬意。结果梦中这些小姐姐都遭遇了不幸,比如说车祸之类的。然后他毎认识一个女孩,只要成为了暧昧的关系,这个女生一定会出事。

      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硫酸变成的无天(电视剧那个)告诉他,你这辈子只能单身。

      然后他就吓醒了。

      听了君陌邪的事,我们都觉得有趣,然后群里有个学算卦的(当时我还不会)说,这个梦的确有意思,他未来一年的姻缘呈现负面状态,只要谈恋爱的确会倒霉或者让女生倒霉。

      至于那个黑无天,可能是某种灵体在告诫他戒色。后来这哥们真关注了戒色吧,哈哈。

      还有件事发生在后来我们解散群之后,有天他告诉我,自从戒色后,的确精神状态比以前好,不过有天没忍住来了一下,梦到一个女鬼(他说那个女的没表情,不像人)非要和自己做事,第二天醒来发现门外的门神掉了一半,也许真的是碰到了。

      【六】招魂

      这个事我在《蒿城事纪》讲过,这次系统的讲一遍吧。

      当时这个群不仅有论坛的朋友,还有班里同学,因为我们班回族人很多,他们可能不信邪,但一定相信真主安拉,所以多少会对这些有些好奇。

      那天老马(群里叫coco马)提议中午放学了玩笔仙,我们都是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所以就一起玩了。过程中的确笔动了,但是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大家多少有点不尽兴。

      所以老马说等鬼节的时候我们去八家巷招鬼。

      八家巷是个什么地方,这是个过去的老巷子,那时候全长几百米的巷子,只有一盏灯,而且特别狭窄,左边都是老建筑,右边是个青砖高墙,反正很适合拍鬼片。

      没多久就鬼节了,我们几个用黑色中性笔写了个招魂文书(三河道士说和鬼神的契约必须白纸黑字)当时还用繁体转换器写了个繁体的。然后大家挨个按手印,唯独有个叫吴淼隆的好哥们,按了十个指纹。

      他身高181,人高马大,从来在学校不怕事,我当时感觉不太好,但他说自己从没见过鬼,如果真的有就来找他。

      晚上我们来到八家巷,找了个废弃的院子,那地方是真恐怖,里边都是土坯房那种破旧的,院子里长满了草。

      然后大家郑重其事的念了《楚辞·招魂》这个是群里有人提议的,然后还尽力观想自己心里最害怕的鬼,我想的是楚人某。

      三河道士说,烧文书的时候,如果文书一下就烧干净,并且有异象就是成功了。他说比如火光变色之类的。

      我们烧完的时候,的确感觉周围变冷了,很明显。然后地面上的灰烬,产生了一个很小的龙卷,就是灰烬在地面转了转。

      三河叫我们等几天,一定会有怪事。

      果然,吴淼隆遇到了怪事。

      他老家是许昌人,在这里开烟酒专卖店,店铺离学校有点远,所以让淼隆自己住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有时候父母也过来住。

      那天晚上他母亲跟他正在看电视剧,忽然门口有人敲门,还用我(就是我)的声音叫吴淼隆。

      他正准备开门,他妈拦住了,说现在都十点多了,你同学怎么可能会来。

      果然那个声音叫了很多,按理说房东会下来骂人,可是并没有,仿佛只有他们俩听得见。

      后来这个声音用河南话叫他妈小名“格儿!格儿!”我那时候并不会河南话,而且他母亲的小名我怎么可能知道。

      因此他们一直都不敢开门,后来给他爸打电话,他爸说叫他们对着门外骂几句,不过他们没敢出声。

      大概闹腾了半个小时,总算消停了。

      第二天早上,淼隆上学路上经过一个公厕,蹲坑前看到个拾荒老太太,眼睛很像猫,蹲的时候听到隔壁的坑有人的手机响了,等他上完以后发现那个坑的门被打开了,但这个过程中他完全没听到有人出来的声音。所以淼隆从此彻底相信世界上有鬼了。

      【七】水草

      这是谁的事我忘了,如果这位朋友有幸看到,记得过来认领。

      这个朋友小的时候暑假跟姨妈去花卉市场,碰到个卖水草娃娃的老太太。

      面前就摆着一个大红塑料盆,里边是一些泡开的水草娃娃,人形。

      小孩子嘛好奇心强,老太告诉他这娃娃是活的,泡的好还会唱歌会跳舞。

      姨妈自然知道只是卖东西的说辞,但是也没管,一块钱买了个叫小孩玩。结果这个人真的信了,回家每天就泡着,还给水草娃娃讲故事,甚至学着电视里给神上香那样,把家里给老人用的香火、寒衣之类的烧给娃娃。

      他家人一半在外边忙,他吃喝都在托管班,晚上回家睡觉所以也没人发现。

      有一天他发烧了,母亲在家照顾他,忽然他看到眼前有个小孩,穿着自己烧的那个深蓝色纸衣,一蹦一跳过来。

      他开心极了,和小孩一起说话。玩了会儿小孩拿出个麻绳,叫他往里面看,他看到里面有游乐场,还用木马,积木,小孩说只要你钻进去咱们就能一直玩。

      然后他就钻了,结果眼前一黑,感觉喘不上气。

      等醒来发现母亲一脸惊恐的在床边,他妈妈做饭的时候听到他房间有声音,发现他闭着眼睛在床上打滚,脸都憋的变色了,于是摇晃了好久才把他弄醒。

      听了水草娃娃的事,母亲二话没说就一把火烧干净了。

      【八】撇子

      撇子是个左撇子,这毋庸置疑。他的群名也比较好玩,叫丿子。

      他是君陌邪手下的第一干将,人称执法堂副堂主。(因为丿子资源也很多,所以君陌邪很喜欢和他交流)

      不过撇子不喜欢明目张胆的骚,我们都知道他闷骚。

      撇子是兰州人,那时候我们很愚蠢的问他,你会不会做兰州拉面,他说不会。

      其实他的故事很简单,据本人所说,09年的时候他在坦桑尼亚当工人,手底下多半是华人,黑人倒真不多。有天他去旁边村子(类似部落吧)找钱头兑换钱币,钱头就是地下钱庄,汇率会比银行多点。

      很不巧那天钱头不在,他就找了另一个钱头,是个五十多岁的胖黑人。

      那人不会汉语,但会几句简单的英语,无非就是:“RMB之类的。”

      在尼日利亚走黑市并不神秘,他们直接就在街边的一个小店明目张胆的换钱,那个钱头好像很喜欢人民币,一脸堆笑的跟他交易。

      等他弄完以后,去一户非洲工人家拜访,那是类似于工地管理员的角色,撇子比较需要用到他。

      晚上吃过饭,他问黑人附近有什么娱乐设施没有,其实这事也就想一想,能玩的无非就是和中国人打牌搓麻将,但那个黑人告诉他的确有,就在村子另一侧有个巫医。

      撇子实际上对巫医并不感冒,在他看来非洲的神棍也是落后的,但因为没事干就决定去看看,来到巫医家以后,出人意料的是,巫医是个年轻人。

      撇子说想看看神奇的魔法,巫医就让他躺在床上,据说那个床还铺的草席,特别低。然后拿了一个发黑的木头,油光发亮的,沾着一些绿色的草木汁在他面前晃悠。

      那味道是一种奇特的香草,随着巫医念念有词,撇子竟然睡着了。

      他记不得自己梦到了什么,总之感觉过了好久好久,醒来时眼角甚至有泪痕,然后巫医笑着指了指墙上的表,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只睡了一分钟!

      巫医告诉他,刚才他的灵魂去了神国,那里的岁月和人间不同。

      撇子有些信了,临走时他在巫医这里求了个平安符,其实就是个黑色的木牌,有点香味,上面什么符号都没有。

      10年企业内调他回国了,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因为撇子本身湿气重,老婆老家是岭南的,每次过去住都容易犯风湿病,但是戴着木头挂坠的左臂从来没觉得难受。他试着戴在其他部位,也一样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此撇子大为称奇!

      还有件事是,撇子老婆坐月子的时候中了邪,半夜大呼小叫说自己可怜,没人祭祀,撇子是农村出来的,知道这类事,就问“妻子”想要多少元宝。老婆说要元宝三千,还要童子一对。撇子说可以,然后无意识的拍了拍老婆肩膀,结果老婆看到他袖子里露出来的挂坠,瞬间捂着脸说拿开拿开,然后就躺床上,不多久就正常了……

      可惜当时忘了问撇子那是什么木头,不过我有点怀疑那是水沉,但是我记得非洲不产沉香。沉香是可以安神和辟邪的。如果那真是个沉香,撇子就赚大了。

      今天写了不少,有机会再更吧,大家有什么自己的经历,也可以在下方留言,比较有意思的我就贴上来让其他人也看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灵异事件
    • 今日 0
    • 帖子 1265
    • 关注 68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