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596
    东莞
    聊天 送礼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7 内容:597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2015年,我在县城西边的一个编织袋厂里上班,厂子不小,但是人员不多,三班倒,也总共不过三十几个工人。

      因为工资不高,所以大都是女工,我们班上十几个工人,只有我和大缸是男的。

      大缸和我岁数差不多,都是十八九岁。因为他长得很胖,所以外号叫大缸。

      厂子在县城最西边,那时还没有开通二环三环,厂子后面就是一望无际的荒岗,荒岗上面都是齐腰深的白茅草。宿舍就毗邻后墙。

      那时我还小,又是山里人,对这厂子里的情况不太熟悉。所以我和大缸两个男人成了冤大头,经常上夜班。

      可是,时间不长,我就发现一个怪异的现象,那就是,这几天晚上加班的时候,总会多出一个人来!

      那一次,我推着车子去库房里面出货的时候,到车间要路过一条山坡路,其实那条坡并不太陡,平时一个人咬咬牙也就上去了,可是那天刚下过雨,路面很泥泞,路上积满了水。

      我拉着车子,上到半坡的时候,车轱辘正好轧到一个水坑里,任凭我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仍然不能把车子拖出来。

      就在这时,就见从昏暗的灯光里,影影绰绰跑来一个人,直接就帮着我把车子推出来,而且还一直推到车间。


      我停下车,回过头来,刚要道一声谢,可是那人却一句话不说,进了车间最里面。

      这个人,就算帮了我,也没必要那么拽,连一个道谢的机会都不给我。

      大缸见我嘟嘟囔囔,脸色惊惧地问我怎么了?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追问: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个男的,长得高高的,长头发,看不清脸?大缸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我说是,怎么了?

      大缸忽然恐惧起来,眼神里满是飘忽不定。他忽然拉住我的手,一溜烟跑到宿舍,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卧槽,要命了,这家伙又来要人命了。

      我一头雾水,问: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大缸直起腰来,一脸正色地说:云罗,你知不知道,只要厂子里一出现这个人,就得死人。

      我愣了一下,说:这是什么逻辑?他是丧门神?

      大缸跑过去关住门,说:他不是丧门神,是鬼。据说是在建厂房的时候,在那边挖出来一个石碑,后来厂子建好后,这玩意儿时不时出来冒一下泡,但是每次出现,就会有人死去。

      我吓了一跳,说:你别瞎说,人家分明就是一个人啊。

      大缸切了一声说:我不管你,反正这里我是待不下去了,我马上走,一刻也不停留。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青青紫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大缸走了后,我心事重重去了车间,因为那给我推车的分明就是一个人,怎么成了鬼了?

      可是当我把这件事给其他人说了之后,所有的人都变得恐慌起来,因为大缸所说的这件事真实存在。只不过那个人一般不轻易出现。

      既然如此,我的命也不是不值钱,于是急忙寻思着辞职。

      大缸说走就走,因为这家伙不在乎那半个月的工资,可是我不行,那半个月是我计划用来买一部手机的。

      我找到老板,说辞职,请你们结账。

      老板是一个胖子,人很实在。他皱着眉,乞求地说:云罗,你看,现在厂子里几乎都找不到工人了,你就留下吧,工资加倍。

      其实,我也知道了,关于这个邪门的事,也并不是经常出现,厂子建成后的五六年里,也不过出现过三两次而已。

      可是,即便是一次,谁都不愿意赌命。

      而且,这次还是那个人给我推车,那么我死的几率是不是更大一些?

      厂子的工人半数已经放假了,没有放假的,也只是在白天勉强上一会班儿。

      我自然就调到了白班。

      晚上下班,我自然也不敢在厂子里睡了,于是就去外面的小旅馆对付一晚上。因为晚上睡不好,所以,白天有时候还在上班时眯一会。

      这天中午,我借着吃饭的工夫刚要眯一会,就见大缸兴高采烈地从外面跑进来,说:云罗,你晚上去找我睡觉吧,我现在在西头云东加油站上班。

      云东加油站距离厂子不远,最多有一公里。

       

      要是下了班去找大缸对付一晚上,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我就兴奋地答应了。

      大缸来的时候,开着一辆东风雪铁龙,得意地说是老板的,加油站好几台车,随便开。

      我羡慕的抚摸着说:有一辆车真好,带劲!

      说这话的时候,我忽然从汽车的反光镜里看到阴凉处,有一个人影。

      我看到这个人影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影正是那晚那个帮我推车的人!

      我顿时吓得脸色都变了。

      以至于大缸走了好一会,我才回过神来,赶紧跑到我的宿舍里蒙着被子,哆嗦了好一阵。

      就在我哆哆嗦嗦的时候,恍惚间,我忽然看到那个人走了进来,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他的身体散发着一阵腐臭的气味,却是无比冰冷。

      他坐在我面前,头发很长,遮住了脸。

      他几乎是俯下身来,长发甚至滑过我的脸颊,他在我耳边桀桀地说:你能不能给我弄一辆车?我也想开。当然,如果你不弄也无所谓,那么你就下来陪我,老子在下面很寂寞。

      卧槽,这家伙真是狮子大开口,张口就给我要一辆车,老子倒是有那能耐啊。

      就在这时,宿舍外面传来了工友的喊声:云罗,赶紧的上班,开工啦!

       

      就在这一喊之间,那人站起来,宽大的袍袖一挥,整个人便没了踪影。

      我这才勉强挣扎着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冷汗,感到浑身没了一点力气。

      下午的班自然上不成了。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青青紫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我决定回家。

      但是在回家之前,我决定和老板请假。

      当我把这离奇的梦告诉老板的时候,老板沉默了好一阵,忽然说:云罗,听我的吧,你去丧葬用品店买一辆纸扎小汽车,否则的话,估计这次你是逃不了的。

      老板四十多岁,经历的事情也多,所以,既然他这么说,我就赶紧骑着摩托车去了一趟县城。

      但凡是距离医院近的地方,纸扎店就特别的多,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我到了纸扎店,说买一辆小汽车。

      店主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正躺在躺椅上看报纸。

      可能我买的东西不是成套的,他皱着眉说:还要其他的吗?

      我说不要了。

      老头销售手段很不错,他说:一辆汽车40块,外加两个美女共50元,划算!

      我实在没了争执的劲头,也没说话,扔下五十块钱就要走。

      没想到那老头接着问:留步,小崽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看你的印堂乌紫麻黑的。

      这老头一眼就看出了我有事,难道这是个隐于市的大隐者?

       

      我像是一个遇到救命稻草的溺水者,急忙转过身,把我遇到的事说了一遍。

      老头皱着眉说:如此看来,你是遇到了脏东西。这玩意儿,你要是违反了他的意思,恐怕他是不会放过你的,当然你也别想和他拉近乎,这玩意儿就像是一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来咬你一口。这样吧,老子给你一张辟邪符,能保平安,能驱鬼,你带上,至少能保你一命。

      果然是个大师!

      我很激动,一边掏钱一边说谢谢。

      老头没要我的钱,他说:这门市是给儿子看的,不能赔了本。这符,是他自己画的,和门市收入不掺和,让我放心用。

      告别了老头,怀揣着那张辟邪符,我感到心里踏实了很多。

      晚上,天还不太黑,我就急忙跑到我屋子后面,把那辆小汽车和两个纸扎的美女都烧了,我生怕那个家伙收不到,一边烧还一边大喊:小汽车来啦,车牌号还是8个8,美女来啦,还穿着比基尼,快来领呀!

      小汽车还没有烧成灰烬,我就感到了一丝寒意,我扭头,就见一边的黑影里,那个人兴奋的目光透过长发射出来。

      那个人分明是迫不及待了,朝着我的小汽车就跑了过来,可是快到我跟前的时候,脸上忽然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站住了脚步,然后指着我说:你身上有什么?给我滚远点!

      我急忙屁滚尿流地跑了,一边跑我一边想:肯定是身上的辟邪符起了作用。

      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没,这只是开始。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青青紫

      自从我有了辟邪符,胆子大了,也上班了,一个人也敢走夜路了。

      但是很快,整个厂子变得鸡飞狗跳起来。

      最早是,厂里食堂的大师傅起早做饭,刚起来,就见一辆汽车在院子里突突地跑,司机技术也不怎么好,轧的车辙歪三扭四,把院子里菜畦地的菜都轧烂了。

      大师傅抄着铁勺,追着骂:这是谁的车?停下!

      可是等司机从窗户里伸出头来,大师傅嗷的一声,就昏了过去。

      后来大师傅说:那个司机不是人,他的头,是一个骷髅。

      这还不算,从那天起,这辆车不仅在我们厂子里横冲直撞,而且还跑到附近的公路上兜风,有交警叔叔看到过,车子开得飞快,里面还拉着两个女人。

      也不管限号不限号,也不管红灯不红灯,也不管道路指示线,反正就一个劲儿的跑,几个年轻的老警倒是追上过,可是无一例外,都被吓得像是大师傅一样,瘫倒在地上。

      有关部门大怒,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有人在恶作剧,于是开始以车找人,结果这辆车是黑车,因为车牌号没有8个8的。

      既然找不到人,就布控。

      可是那辆车要多快就有多快,往往刚看到,就没了踪影。

      一时之间,县里有一辆幽灵车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弄得人人尽知。

      我实在没办法,因为这件事弄得实在太大了,毕竟当初这小汽车是我烧给那厮的,所以,我要想办法将他的车子破坏掉。

      于是,我只得找丧葬品店的老头。

      因为我相信,他肯定有办法。

      可是,我还没去找老头,大缸就出事了。

       

      大缸究竟出了什么事?

      这个骷髅头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把一辆纸扎车烧给鬼,为何好端端惹出了一身祸?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清明节晚上,我给一辆冥车加满了油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