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林墨浅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1 粉丝 7 喜欢 4 内容 28
    黑龙江·绥化
    聊天 送礼
    点墨 点墨 关注:72 内容:12

    圣约撒之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点墨 > 正文
    • 点墨
    • 墨浅
      平民

      黄金历五百六十三年,圣约撒城 。

      一道疲惫的身影静静地伫立在残破的城墙上,眺望远方,城墙外不见以往的繁华熙攘,尽是一副人间地狱的惨象。双目所及之处遍布伏尸与硝烟,护城河水已经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并不时地有浮尸飘过,其中有形态各异的兽族,也有年轻的人族勇士。

      然而男子并没有过多关注这惨烈的场景,只是目光萧然地盯着远方的一道残破的令旗,令旗上那暗金色的花纹如今已与血液混为一色,血红色的残破旗面仍旧随风猎猎飘扬。

      男子坚毅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有那沾满了血污的战袍随风鼓动,猎猎作响。

      “报~将军,在城南三百里处发现兽族踪迹,飞鹰统领正带队阻击。”  

      “报~将军,城东北方向出现小股兽族部队扰袭。”

      “报~城西方向出现第三波兽潮,查典门告急,西方防御线全线告急。”

      “诺顿将军,城外各处都出现了兽族的踪迹,你准备怎么办?难道还要继续固守下去吗?!”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 一个约十五六岁模样的锦衣少年在一干仆从、侍卫的伴随下心急火燎地冲上城墙。

      而落在后面的一干军将参谋,则躬身绕过华衣少年,来到男子身前行了个军礼,静候战前的最后部署。

      “三王子殿下。”被称为诺顿将军的男子回头,行了个军礼,面色沉静:“陛下将您送到圣约撒城担任城主,是希望您能够让圣约撒城的居民安居乐业,而并非插手我军的军务。”男子目光平静“况且,我第一军团并不隶属圣约撒城管辖。”

       少年在对面的人开口的一刹那就冷静了下来,在冷静下来的同时,不禁有些后悔。

      以自己的身份跑到这里来,难免有些以势压人的感觉,兽族已经持续攻击了三天三夜,附近的城池都已经被夺占,只有圣约撒仍旧苦苦抵抗,并未被攻破。而圣约撒城能够在数倍于自己的兽族军队持续进攻下仍旧保存完好,就是因为此人完美的战术设计和其强悍的亲兵军团实力。而此时得罪眼前的人,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

      “将军误会了,如今兽族来袭,本王子只是想尽一份力而已,一切军务全凭将军调遣。不过我相信以将军对帝国的忠诚,必定会全力护卫我等的安全的,对吧?!”

      冷静下来的少年眸光微眯,如同一个老练的政客般小心隐藏情绪并试探着诺顿的想法,只是他最后略急的语气泄漏了他心底的恐惧和慌张。

      毕竟以他皇族三王子的身份,他的人头在兽族可是值不少黄金的,如果诺顿想要投诚,那么他,则会是最好的敲门砖。

       “那是自然,城墙上危险,还是请殿下先行回府吧。”

      “也好,那就有劳将军了。”三殿下面色一僵,他没有想到诺顿居然如此无礼,在众人面前不给他半分颜面。

      三殿下眸中闪过一丝狠戾,但他面上不露丝毫,仍旧挂着得体的微笑,说完后也不待人众人反应,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而诺顿将军身旁的一个身着军装的胖子神色一凝,面上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城墙上寂静无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诺顿身上,远处的喊杀声阵阵传来,格外清晰。

      “传令,令飞鹰统领诱敌到三号伏击点,阶梯伏击,第一荣耀军团前往支援,全力守住城南六耀时。”

      “是,将军。” 

      ”传令,东北侧放弃抢修外围城墙,保存体力。设伏铁藜与毒虫毒瘴等,令雾隐族士兵设埋伏,并令魔弓手六队火速支援。”  

      “是,将军。”  

      “传令,令第二、五荣耀军团火速驰援西侧防线,随队魔法师全部前往城主府待命。”  

      “是,将军。”

      “传令,将魔药师配好的蚀骨水全部倒入护城河,将全城的物资、金银都集中到城主府!”

      “是,将军。” 随着一个个传令兵以及将领的离开,附近的城墙上只剩下诺顿将军与几个军团参谋。这时,一个刀疤脸的男子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将军,兽族这次来势汹汹,加上附近城池接连失守,恐怕这次会对我们进行合围,加大攻势。”

       “我知道。”  诺顿面色平静:“附近的兽人族军队七成都会集结到这里,进行最后的总攻。” 

      几人面面相觑,刀疤脸一惊“将军确定?!那我们为何不趁现在突围?!”

      “根本突不出去,兽人族突然侵袭,为了增援各个城池,我军团各部分散的太厉害,且附近的城池接连失守,已经形成合围之势,无论走哪个方向,都会遇到兽族大军,到时候的我们更不占优势,与其去送死,不如在此等待援兵。”刀疤脸旁边的胖子手指不断摩挲着腰间的魔笛的流苏,冷静地开口道。

      ”援兵在半路遭受阻击,魔法阵传来消息,最快也要七耀日才能抵达。”  

      “什么?!七耀日?!现在我们手中的各个军团损失惨重,战斗力锐减,加上物资消耗,最多也撑不过四耀日!”   

      “还不算战斗损耗,这次兽族军队集结,不出半日就会发起进攻,外城最多只能守住七个耀时。一旦外城失守,内城就会被困死,到时候就只能依仗护城阵法来御敌了。” 

      气氛愈加沉闷,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的气息弥漫开来。  

      诺顿将军的目光一一扫过身边或皱眉沉思或担忧局势的军团参谋,嘴角扯出一抹微笑:“娜达,费亚,密力,巴布亚,菲德,普利斯,你们自从参军以来就一直追随我,至今已经有三十六年了吧。” 

      众人沉默,诺顿将目光投向远方“我们一起经历过大大小小数百次战役,这次,我们吸引了兽人族主力十耀日,成功地为人族争取了充分的准备时间。上午我得到消息,从庞巴城到韦伯山脉,已经拉起了一条完整的防御线,兽族已经失去了先机,他们不可能踏入我们的家园一步。”

      几个人错愕地抬头,神色各异,不过面上都浮现出了狂喜、炙热、欣慰的神情,一扫刚才的阴霾。

      “这是我们最后的战役!我们的目的,不在于胜利,而在于保卫家园!”诺顿停顿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现在,你们已经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随军的魔法师三耀时后就会设置传送魔法阵护送三殿下和部分人离开,但是以他们现在的能力,只能传送两百人。你们也一起离开吧。”

      “将军,那您呢?” 

      “将军,您随同我们一起离开吧。” 

      “是啊将军,我们已经达到目的了,该撤退了。”

      诺顿摇了摇头,目光回到那面难辨本色的血色旗帜“卡斯汀死了,他是一个勇敢的战士,身为他的父亲,我为他而感到自豪!但是我对不起我的亡妻德菲亚,是我亲自将他送上了战场,是我下令撤军固守城门而放弃了救援,他没有退缩,和三个兽人士兵同归于尽,而我,也不会抛下他独自离开。”

      “况且,如果我离开了,整个前沿防线就会崩溃,这里的百姓怎么办?!我虽然不能让他们都活下去,但是,我一定会保卫他们直至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将军,我们不走,我们虽然想活下来,但是苟且偷生我们做不到。”    

      “是啊,我们不离开。” 

      “将军在哪儿,我们在哪儿。”

      诺顿摇了摇头,正要开口,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将军,我会随三殿下离开,因为我要活下去,我必须活下去。”  

      “费亚,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小人,你忘记将军对你的好了吗?!” 

      “哼,去吧,去和三殿下回去领赏,做万人敬仰的大英雄去吧。”  

      “我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战场,才是军人最终的归宿!!” 

      被称为费亚的人,正是先前开口的胖子,只见他脸色通红,不过却并未作声,只是死死地攥着自己的双拳,一丝丝红色染上他的指甲。 

      而诺顿的脸上,却闪过一丝欣慰:“费亚,很好,牺牲将士的家属、遗孤就托付给你了,还有小心三殿下,我会写一封信给内务大臣歌德,他是我的老伙计,不过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了,你要背负的比我们更多,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将军。”费亚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嘶哑着声音开了口:“我要活下去,因为我不能让将士们白白牺牲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誉,我不能让将士的家属、遗孤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我不能让三殿下给将军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我不能让这段历史湮没在政客的博弈之中。” 

      费亚说罢放声大哭,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如此失态,他将要眼睁睁地送走自己的兄弟,伙伴,和自己最敬爱的人。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

      是啊,城中所有第一军团的将士,都在为了这个国家,整个人族奉献着自己的血液和年轻的生命。但是他们家中年迈的老人、年幼的孩子、以及苦苦等待的妻子,他们,又有谁在照顾?!将军、整个第一军团的荣誉、这段抗争的历史,又会由谁守护呢?!

      “费亚,好样的,替我们好好活下去。”   

      “老伙计,刚才兄弟们误会你了。” 

      几个人靠近费亚,抱成一团,此刻,他们都感受到了彼此的内心,真诚,从容,却又悲壮,热血。

      诺顿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扬起了自卡斯汀去世后第一抹笑容。过了许久,他才开口:“好了,还有三个耀时就会启动魔法阵,该做什么不用我说,都各自准备去吧。”

       “记住,魔法阵传送的士兵不得超过八十人,军中伤兵与文职军士优先,士兵为家中独子者优先,家有父母妻儿者优先,士兵优先于军官,百姓优先于士兵。”  

      “是!” 几个人恭敬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默默地走下城墙。

      此时天上的太阳已经过了正中,但是烈日的余温,还在继续。

      “将军,魔法阵已经启动,费亚和三殿下已经离开了。” 刀疤脸走上城墙,恭敬地行礼开口道。

      诺顿点了点头。  

      “除了费亚和安排跟随保护的几个特卫长,所有的士兵都选择留下,把机会让给了百姓。” 

      这时诺顿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他嘴角微弯,扯出一抹欣慰的笑,回过头,望着眼前的残破古城:“我第一军团的兵,都是好样的!有你们,我诺顿不枉此生了。”   

      说罢回头看向刀疤脸:“巴布亚,将伤兵和余下的百姓分散转移到各个隐蔽好的魔法洞穴,军里的斥侯留下。接下来,该我们出场了。” “是!将军。”  刀疤脸男子跟在诺顿身后,坚毅的面容一如往昔一般平静,而诺顿,则微笑着走下城墙,仿佛他即将奔赴的,只是一场普通的晚宴。

      四日后,圣约撒城破,诺顿将军及麾下诸将战死,兽族将领在发现魔法阵后大怒,下令屠城。守城将士及被发现的伤兵百姓,尽数被屠。数十万尸骨堆积成野,血流成河。

      而集中在圣约撒城城主府内的物资于同日被发现,兽族各部落组成的联盟顷刻间土崩瓦解,为期三日的血腥动乱在金银的催化下拉开了帷幕。

      十日后,一队队由伤兵、斥侯护送的百姓躲过化整为零的兽族部队, 抵达了人族防御线,获救者自称为圣约撒城幸存者。据不完全统计,两个月来共抵达七个小队,幸存者近万。  

      黄金历五百六十三年冬,兽族全线进攻人族疆土,被载入史册的为了生存而战斗的万族之战全面爆发。

      在经历十六年的激战、僵持之后,双方定于十月份在原圣约撒城进行议和谈判。

      帝国新外务大臣费亚参与此次谈判,经多翻商讨僵持,最终双方商定,兽族、人族各自退兵。

      兽族退兵五万里,并赔偿人族三千万两黄金。人族让出圣约撒城以北的数万里土地供兽族耕种,双方将圣约撒城设立为边界之城,互相通商,永不侵犯。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error: 内容被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