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关于作者
    中国灵异网
    个人说明:吐槽不露山水,快意自在江湖!
    关注 0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1028
    东莞
    聊天 送礼

    暂没有数据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关注:68 内容:1029

    我和我爸的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灵异事件 > 正文
    • 灵异事件
    • 这也是被黑客攻击丢失的文章,建议先看看《暴风雨的渡劫的后续》再来看这个文章。

      大家都对我爸拿汤浇我导致我失聪的事比较好奇,为了让大家方便理解,趁午休,我就把我爸的两件都一次性码出来吧。

      在此之前,我必须声明几个事:

      ①:有网友猜测我爸可能有精神上的问题,或者有暴力倾向(家暴)。我以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为前提保证,我爸只是爱抽烟,戒不了烟。没有其他什么精神或者暴利倾向,酗酒等等之类的问题。

      ②:我能看见灵体,但没有那么浮夸,你们可以理解为我看得见,但是我分不清。在我看见的灵体中,基本都是正常,没有电影里那种灵体自带青光,黑光之类,也没有什么血肉模糊,全身是血,披头散发之类的特征。

      这么说吧,其他人撞鬼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知道他们不是人,反正我撞鬼我基本是分不出来的。因为我没遇见过有显著特征告诉我“他”不是人的灵体。除非有特定环境让我知道不可能是人(比如半夜在我家找水喝的灵体,门都反锁了,人怎么进来,是人才怪)

      按时间顺序先说我爸摔我的那件事。

      由于我们家做生意,每天都很早起床,有生意的时候我爸最早5点半就要起床了,没生意的话就6点多。我家是习惯性要午休,一定要,哪怕只眯十分钟都要眯着眼睛那种。

      那天中午,应该是周末放假,我妈跟我哥那些不知道去哪了,就剩我和我爸在家。我不肯睡觉,我爸奈何不了我,就让我别出去玩,就在家里玩(家附近),有人来了(生意)就喊他。然后他就躺在椅子上休息。

      我的乐趣就是去家对面那块荒地摘野花,混点泥土水搅拌和在一起过家家。我玩了一会,看见有个人,男的,在我家门口东张西望,但又不进去。

      我以为是生意,我就跑回去看着他。他问我:你家大人在家吗?你家XX怎么卖(XX是商品)。

      我就让他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我就去摇醒我爸,说有人要买XX。

      我爸睁开眼看了一圈(我爸睡觉的位置是一一睁开眼就能看着门口的,因为我不可靠,他要看家)说:在哪里?我说:在门外,可能去看XX了。

      我爸就起来出去找了一圈,没看到人。

      路过问一下价格不买很正常的,我爸就回来继续眯眼休息。

      过家家还没玩完。我就跑出去继续玩。然后那个人又来了,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就又去摇醒我爸,当然是没有找到啦。

      第三次的时候又是这样,我也恼火了,我就跟他说,你跟我进屋当面问吧。

      他说他不进去,我去问一下就好了。我就又进屋了,这次我留了个心眼,我走一半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是不是还在。

      结果还在,我就摇醒我爸:那个人又来了。我爸这次只是看了一眼门口,没说任何话就又闭眼了,我回头一看,不在了。

      然后我就不想出去玩了。我就坐在地上,背对着我爸,面对着门口摆弄我妹的人形娃娃(跟现在的芭比娃娃差不多。当时2块一个)。

      然后那个男的又出现在我家门口,还差一点点就进入我家了,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我都懒得起来或者去叫我爸,我就跟他说:你直接进来跟我爸说吧。他说好,但是始终没进来,一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爸在我背后问我:你跟谁在说话。

      我跟我爸说:就那个每次问大人在不在家,然后又走了的人。

      我爸就半信半疑的又起来出去看,走到门口就返回去坐在他睡觉的椅子上,叫我过去。

      然后我一过去,他就两只手抓住我的两只手的臂弯,提起来就往墙上摔。

      我是右边脑门撞到墙的,然后我就趴在地上。

      他摔完我,我妈跟邻居大娘刚好进门,看见我趴在地上又流血。而我爸像没事人一样走了。

      我妈也顾不上我爸,因为我爸已经走了,我妈叫邻居大娘的老公帮忙送到医院。

      在医院缝了3针,缝完就回家,没住院。回去挺晚的,我妈半夜气得哭醒(可能一直没睡)。摇醒我坐着等我爸回来,让他给说法。

      我爸那天没回家,那时候没有手机,只有座机,我妈就带着我去爷爷奶奶家(以为我爸在那躲着),也没人。

      然后我妈和我,爷爷奶奶回到我家,我记得很清楚,已经半夜。我妈说今天要是说不清楚,就离婚!我奶奶让我妈别闹了,都半夜了,说小孩都困了,让我先睡觉。又等了一会,我爸也没回来。

      第二天我爸回来我妈对他冷嘲热讽的,跟我爸说要是不想过了,可以离婚,不用拿孩子出气。

      我爸以为是他没回家睡觉让我妈不满意,就跟我妈解释,说他也不知道怎么睡在拖拉机里了,绝对没有出去鬼混(怪不得奶奶家找不到)。

      然后我妈让他看我,他第一反应是我调皮自己摔的。他完全不知道是他摔的我,死不承认。

      但是就是他,我就算是趴在地上的时候都还有意识,自己爸爸哪有认错的道理。

      我妈和大娘也说是他,他仔细说了一遍我喊他几次的事,他的记忆到此为止了,他怎么开拖拉机走,怎么在拖拉机睡到天亮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发誓说他真的不知道他摔我。

      后来离婚的事就不了了之了(当然没离)。

      这里是第二件事了。

      离我爸摔我的事有段时间了。我头上的伤已经好了。

      别看我家境不咋滴,但是我爸很宠我和我妹妹。

      我家从来都是我爸或者我哥煮饭菜,他两同时不在家就我妈煮,我跟我妹从小被培养成厨房杀手,我今年6月过完生日就24了,我饭都不会煮。(这文章2020年6月之前写的)

      插个题外话,我家超生是特殊情况,村委知悉情况(我哥刚出生前2年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我是早产+难产,怕我和我哥撑不下去,就生了我妹妹),计划生育农村没有城市那么严格,所谓村委也是相邻相亲,知道家里情况特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强制打胎,只是按规定交罚款。

      哪一天我不知道了,我就知道是中午,我爸的拖拉机停在邻居大娘和菜园之间的那块荒地(不清楚位置去看图)。

      我小而且也不会煮饭菜,我跟我妹就在拖拉机附近摘野花野草什么的,玩过家家。

      我爸煮好饭菜之后就隔着马路喊我们回去吃饭,我跟我妹就回去洗手吃饭。

      汤是最后一个煮的,是滚汤,就是煮开了就能吃,不用小火熬的。我回去时候汤是刚好煮好我爸装在大碗里准备端上桌。

      我爸还让我们别跑来跑去撞到他,我跟我妹洗手,我没有把衣袖挽上去(不懂,只知道饭前要洗手)。

      我爸就让我等他把汤放好了,他给我洗。我就跟着他走进房子(房子外面有水龙头可以洗手那些,房子里面有厕所浴室也可以洗手那些,想去里面洗)

      他都走到饭桌前了,放下就可以了,但是他不放,我妈那些早就坐好等人齐就开动了,我妈让他赶紧把汤放下,给我洗手吃饭睡觉(我们家习惯午休,越早越好,因为生意随时上门。早点休息可以多睡会。)

      我爸好像听不见一样,端着汤转身就把刚煮开的整一碗紫菜汤往我头上倒。

      我当时也莫名其妙知道他要倒汤一样,身没动,头歪在一边。所以汤只烫到我左耳和附近的脸颊。不是整个脑袋。

      汤也没有全部浇到我头上,因为我当时一被烫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出房子。就站在房子门口,只有我爸在十几秒后反应过来追出来了。

      我看到我爸我就捂住耳朵流眼泪(没哭出声),因为他在那之前摔过我一次。我都不敢哭,但是又痛又委屈,所以就只流泪没哭出声。

      我爸带我去水龙头那清洗伤口,我妈也反应过来出来了,我看不到我自己伤口,直到我好,我也没看见过我自己伤口(有意不让我看)。所以我没办法跟你们形容伤口是怎样的。

      简单处理后就被带去县医院(我们那最好的医院了当时)。医生给我简单包扎,因为我是小孩,怕我因为痛哭闹,轻声细语跟我说了好多话转移的我注意,但是我没回应。

      所以医生说我可能伤到左耳神经什么什么的,失聪了(原话不记得,我也不是医生,说不清)。

      有了怀疑后就做测试,那时候没有现在先进的仪器,就是简单的测试,其中一个最简单却最关键的测试就是用棉花塞住我的右耳,跟我说话,看我听不听得见,我没反应就是听不见。一连串测试下来,判断是左耳失聪。

      然后我就被带回家了。我朦朦胧胧知道失聪是什么意思,很平静的接受了现实。

      那时候没有办残疾证的说法,我去读书我爸都会提前跟老师打招呼,多照顾我一点。

      因为我每次受伤都是大伤,这次还落下了残疾。我早产+难产我妈拼命生下来,养到活了好几岁一点都不容易,突然就残疾了,我妈接受不了,又跟我爸大吵大闹的。

      我妈受不了就带着我回了娘家。就是回娘家告状,过不下去了,要离婚。

      我外公让我妈别冲动(她都有三个娃了),然后给我算了命。

      大概就是说我这些是我该受的,就算没有我爸,也还有其他人其他事,是福是祸都有注定,好好养,养大一点就好了,我外公跟我说,不认识的人不要说让他们进屋,特别不要说进来喝茶吃饭之类的话。

      听这意思是两件事有关联呗,一切祸事就是我让陌生人进屋的代价呗,所以我说我分不清到底是人还是鬼,我要一开始就知道是鬼,我哪来的狗胆请进屋,而且电影里演的都是晚上才会撞鬼,哪里知道白天也撞鬼,又说鬼晚上才出来白天不出来,不知道哪里来的结论误导我坚信白天不会撞鬼。

      后来我们家在新公路那买了别人的农田盖了房子,我也慢慢长大,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长大的原因还是搬家了的原因。

      我后来就真的很少看见,而且我本人从初中以后就没有那么多事儿了(还是有,没有那么频繁了而已)

      我的左耳在上初中之后慢慢恢复听力,没有经过任何治疗或者锻炼什么的,莫名其妙完全好了。现在我听力正常!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