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健康 健康 关注:79 内容:2585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暗吐槽 > 健康 > 正文
    • 健康
    •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对于2016年以前的小伙伴来说,糖丸可以和葫芦娃、跳跳糖、魂斗罗等一起算作童年回忆了。
       
      小小一颗糖丸,有甜甜的奶味,平时看到就想哭的打针医生,拿出糖丸的时候也变得格外亲切。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图源网络,侵删)


      小时候一直以为糖丸是打针的安慰奖赏,长大后才知道,这也是一种疫苗,并且拯救了成千上万名儿童的生命。
       

      人群对脊灰病毒普遍易感

       
      承载我们童年记忆的糖丸,其实是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oral poliomyelitis attenuated live vaccine,OPV)。
       
      脊髓灰质炎(Polimyelitis, Polio,简称脊灰)俗称“小儿麻痹症”,是由脊灰Ⅰ型、Ⅱ型、Ⅲ型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多发生于6个月~5岁儿童。
       
      感染脊灰病毒后大部分患者表现为隐性感染,或临床症状轻微,出现呼吸道和消化道症状,也可出现颈项强直等神经系统症状,但是,还有部分患者感染后会出现严重的临床症状,导致肌肉麻痹,留下终生残疾甚至死亡。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脊髓灰质炎导致的肢体残疾是不可逆的/图源:图虫创意)



      人是脊髓灰质炎病毒唯一自然宿主,隐性感染和轻症瘫痪型患者是本病的主要传染源,脊髓灰质炎以粪-口途径感染为主要传播方式。
       
      感染初期主要通过患者鼻咽排出病毒,因此,可以通过飞沫传播,但时间较短。随着病程进展,病毒由粪便排出,粪便带毒时间可长达数月之久,通过污染的水、食物及日常用品使之播散。
       
      人群对脊髓灰质炎病毒普遍易感,但感染后可获得持久免疫力并具有特异性,因此,接种脊灰疫苗是预防、控制和消灭脊灰病毒最安全、有效的手段。但是,从脊灰流行到接种疫苗,其间却经过了一个多世纪。
       

      糖丸的诞生

       
      1793年,英国儿科学家安德伍德对脊髓灰质炎首次作出科学描述;1840年,德国外科矫形医师海涅首次对其临床表现进行了评论性报告。
       
      由于当时病毒未分离成功,疫苗研发一直进展缓慢。直到1948年,由约翰·富兰克林·恩德斯所领导的波士顿儿童医院团队,在实验室成功培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发现了脊灰病毒的三种血清型。
       
      恩德斯与同事也因这项贡献而获得1954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些研究成果推动了整个病毒学的发展,从根本上为研制脊灰疫苗提供了有效手段。
       
      1952年,美国病毒学家索尔发明了安全有效的注射疫苗,1955年开始使用;1957年,美国微生物学家萨宾又发明了口服疫苗,60年代开始普遍服用。
       
      我国也在顾方舟院士的带领下,于1960年成功研制出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要想消灭脊髓灰质炎,必须广泛覆盖,使农村的孩子也都能服上活疫苗。但液体剂型的活疫苗需要在低温下保存,不方便在农村地区推广使用。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顾方舟/图源网络,侵删)




      经过反复探索实验,顾方舟团队用奶粉、奶油、葡萄糖等做辅剂,将液体疫苗滚入糖中,从此陪伴了几代中国人的“糖丸”疫苗诞生了。自1965年开始,脊灰糖丸疫苗在全国推广。
       

      脊灰疫苗的改良



      糖丸疫苗的效果无疑是十分显著的,上世纪60年代,我国脊髓灰质炎每年发病报告数为10000~43000例,1964年为最高峰,年发病数达43156例,发病率为6.21/10万。
       
      自1965年全国范围内推广糖丸疫苗以后,脊髓灰质炎的发病率明显下降。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开始在全球开展消灭脊髓灰质炎活动,通过大规模接种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 全球脊髓灰质炎发病数降低了99%以上,其中本土脊灰野病毒(wild poliovirus,WPV)病例数从1988年的35万例下降至2018年的 33例。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图源网络,侵删)


      WHO美洲区、西太平洋区、欧洲区和东南亚区先后于1994年、2000年、2002年和2014年实现无脊灰的目标。
       
      目前,仅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尼日利亚3个国家未阻断本土脊灰野病毒传播。
      脊髓灰质炎成为继天花以后,人类第二种基本消灭的传染病。
       
      糖丸疫苗不但服用方便,还有一重要的优点,即服用后病毒可在肠道继续复制并排出体外,周围环境接触人群也可获得一定免疫力,可实现群体免疫。
       
      但是,它也由此会带来一些风险:在罕见情况下,口服的减毒活疫苗在通过粪便排出体外后,在外界环境中有可能恢复毒力,从而感染其他易感者,即导致疫苗相关麻痹型脊灰( Vaccine-associated Paralytic Poliomyelitis,VAPP ) 和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Vaccine-derived Poliovirus,VDPV) 病例。
       
      虽然概率很低,但风险不可忽视,落在一个家庭身上,就可能导致悲剧。


      2001年WHO对全球VAPP造成的疾病负担进行了估算, 估计全球使用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的国家每年会发生250-500例VAPP病例, 或每年每100万出生人口发生2~4例VAPP病例。
       
      对此,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GPEI)于2016年4月调整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接种战略,将三价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OPV)转换为安全性更高的二价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bOPV),我国也在2016年5月1日起实施新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停用三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糖丸),用二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替代三价。
       

      小时候带给我们甜甜回忆的糖丸,现在怎么没有了?

      (虽然二价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仍是口服,但是滴剂的形式
      /图源:图虫创意)


      自此,这种带给几代人美好回忆的糖丸疫苗,也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 张璐. 脊髓灰质炎[J]. 中国实用乡村医生杂志,2018,25(7):27-28. DOI:10.3969/j.issn.1672-7185.2018.07.004.

      [2]陈诗怡,李颖,杨净思,等. 新型Ⅱ型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研究进展[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21,55(3):413-417. DOI:10.3760/cma.j.cn112150-20200514-00727.
      [3]董德祥.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历史回顾及体会[J].国外医学.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分册,2004(05):261-264.
      [4]宁艳阳.“糖丸”诞生记[J].中国卫生,2020(11):57.DOI:10.15973/j.cnki.cn11-3708/d.2020.11.022.
      [5]温宁,苏琪茹,安志杰,杨宏,樊春祥,郝利新,马超,尹遵栋.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的思考及建议[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8,24(03):349-353.
      [6]徐莉,郭中平.《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20年版三部病毒性疫苗制品增修订概况[J].中国新药杂志,2021,30(22):2024-2028.
      [7]韩辉,伍波,吴海磊,张瑾.全球脊髓灰质炎疫情风险评估[J].口岸卫生控制,2021,26(03):19-23.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健康
    • 今日 0
    • 内容 2585
    • 关注 79
    • 任务
    • 偏好设置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